第1章 穿越到古代

哗啦被一桶冷水兜头浇下,被凶神恶煞的汉子狠狠地踢了一脚,顾清欢冷得一哆嗦,不得不跪直身体,扁着嘴委屈巴巴的跪在地上等待买主。

此刻她才不得不承认穿越这么狗血的事情居然真的发生在了她的身上,方才那凶神恶煞五大三粗的汉子此时正柔情万千的夸赞着她,什么自愿卖身葬父巴拉巴拉的。

顾清欢一阵好笑,她都快被捆成个粽子了,如果这还有谁信的话,她也真是醉了。

好在她继承了原身的记忆,原身名叫陆窈窕,在父亲的灵堂上被族亲拿棍子打晕了,抢出来卖了。

那面容枯槁的女人大概就是陆窈窕的母亲了,哭泣着上前争抢,最后还是没能抵挡住如狼似虎的众人。

可是再怎么回想都只有最近一两天的记忆,画面还不太清晰,顾清欢心里酸酸的很是为原主难过。

如果不是有人太刻薄寡恩的话,陆窈窕就不会死了,自己也不会这么倒霉的穿越到这个尊严命如草芥尊严沦丧的地方。

顾清欢神情呆滞的回忆着自己是怎么穿越的,她还记得自己和白茶、浅夏还有吴别一起去太白楼参观了。

人要是倒霉了喝口凉水都塞牙,她不过是和身为她男朋友的白茶随意打闹了几下,就绊了一脚跌入井中。

明明是早已没了水的枯井,她却仿佛在水中快要溺毙,直到看到前方那一点光亮才游了过来。

顾清欢想着现代的一切,甚至可恶的吴别都变得无比可爱起来,情不自禁的掉了眼泪,这样一看倒真有几分丧父的悲痛了。

隔着一层泪雾看着街上来往的人群,虽然是惊骇悲伤,可是基本的思考能力还在,顾清欢感觉自己穿越到架空的朝代了。

古代对女子束缚不是很重的吗,街上人流如织,即使是女孩子也不少,而且在这春末里还穿得比较清凉。

基本就是抹胸似的裙子,外面罩了个褂子。

顾清欢看到一个身材**的女子挽着篮子对着她走了过来,嘴角一粒硕大的痦子熠熠生辉,扭着几乎看不到的水桶腰,一步三晃嫌弃的瞥她两眼。

“多少钱呐?”那粗壮汉子哈着腰谄媚道,“不多,不多,只要一吊钱!”

“什么!”难为她动作如此灵活,几乎没跟兔子一般跳起身来,“就这么个搓衣板你居然敢要我一吊钱!”

顾清欢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噎死,搞没搞错,她可是女神级别的校花,纤瘦合宜,绝对不是平板电脑型的。

虽然她是很郁闷,可还是对自己的身体有所了解,现在自己的身材跟原来别无二致,怎么就被人贬低成干瘪四季豆了呢?

“大家快来看看啊,这么个揭了皮做不了一床褥子,肉炖不了一锅汤,骨头里都榨不出一滴油来,居然敢要我一吊钱,是不是讹人啊?”

那妇人和那粗壮汉子脸红脖子粗的吵了起来,聚集的人越来越多,将那里堵塞的水泄不通。

一行人骑着高头大马在街上横冲直撞,看到他们身上宫人的服饰,众人敢怒不敢言,一时间做鸟雀散,尖叫着躲避马蹄。

就连那粗壮的汉子都自己避开了,只有顾清欢被草绳捆了个结实,又跪在那里许久,一时间竟是动弹不得。

看着马蹄高高扬起,就快要落到自己身上,顾清欢在那一瞬间呆若木鸡,心跳都漏了一拍,惊骇之下只好闭目等死。

她没看到,白衣飘逸的男子潇洒的翻身下马,唇角噙着一抹兴味来到她身边。

忽然间下巴被**的挑起,顾清欢隔着一层泪雾倔强的看过去,在那一瞬间屏住了呼吸,一身白衣的男子很好看。

来人正是一代诗仙李白,话说他本来好端端的趴在酒楼的桌子上,享受酒醉之后的美梦。

可叹皇上下旨,令他入宫伴驾,命那高力士亲自带人搜遍整个长安,于是他不幸被拎到马上,被逼入宫。

顾清欢抬头痴痴凝望,鬓若刀裁眉飞入鬓,五官都俊美已极,即使是脸上挂着**邪肆的笑容,也没有影响这份俊美。

顾清欢脸色微红,腹诽自己都落到这个地步了,居然还有心思垂涎美色,真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啊。

“你叫什么名字?”顾清欢险些说出顾清欢三个字,却很快的吞了回去,差点咬到舌头。很是思考了一下,最后才小心翼翼的吐出一个名字,“陆窈窕。”

来人似笑非笑的看一眼她枯瘦的身材,饶有趣味道,“好名字。”

一旁的高力士急道,“李翰林,皇上还等着呢,你怎么能在这里浪费时间呢?”某人莞尔一笑,摘下高力士的钱袋扔给了那男子,然后对一脸肉痛的高力士说,“替我照顾好这小姑娘。”

顾清欢,或者现在应该叫陆窈窕了,仰着头呆呆地看着他,恍若阳关下伫立的神邸一般。

高力士面色不悦地唤过一个小太监,轻声耳语了几句话,转身对着李白艰难的挤出一脸笑容来,“这下翰林可以跟我走了吧,,不然老奴不好向皇上交差啊。”

陆窈窕看着那救星策马离去,瞬间委顿在地,好在最后那小太监把她招呼走了。

看着周围都是严肃的宫人,陆窈窕不自在的揪着自己的衣服。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宫斗剧洗礼,对于进宫这件事陆窈窕内心是拒绝的,可惜她没有选择的权利。

“算你好运气,贵妃宫中的侍女昨天暴毙了一个,你可以补上。”

小太监拖着长音说道,脸上浮现一丝暧昧不明的笑意,“这可是个好差事啊。”说着挤眉弄眼,在陆窈窕面前轻轻捻动两根手指。

陆窈窕不是不明白他什么意思,可惜她只能讪笑着把他的手放了下去,不然呢,她现在兜比脸还干净。

那小太监狠狠瞪她一眼,一甩拂尘道,“真是晦气!”尖细的公鸭嗓险些刺穿陆窈窕的耳膜,真是此声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啊。

陆窈窕暗恨自己眼拙,明明那大太监说话声音很奇怪,可她愣是什么都没想起来。

精彩好书,马上开车!

  •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以后再也不怕找不到书了!

    长按二维码3秒钟,即可关注!

    识别二维码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