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他只是她一个人的三郎

低眉敛首地跟在那小太监身后,进了他说的贵妃宫中,亭台楼阁都极尽精致,却不过只是一个精致的牢笼罢了。

陆窈窕十分紧张,她所知道的贵妃只有一位,就是杨玉环,虽然看她现在的服饰应该也是唐朝,可未必这么巧,她就能看到这四大美人之一的芳容。

贵妃,应该像所有电视剧上演的那样,美丽而狠毒吧,正所谓青竹蛇儿口,黄蜂尾候针,万般皆尤可,最毒妇人心。

小心翼翼的跟在贵妃的仪仗中,陆窈窕其实是手足无措的,好在人数众多,一时半会儿应该是注意不到她。

虽然同为婢女,但是有些人眼都快长到脑袋顶上去了,好在那些小丫头还是很好相处,一起做些琐碎杂事,陆窈窕觉得这皇宫内院倒也不是那么可怕,只是自己在内心把这一切妖魔化了。

沉香亭中,牡丹盛开,香风阵阵,衣袂翩翩,娇艳欲滴的花朵莫不若云蒸霞蔚的丽人。

李白坐在案旁,伴着清风赏着鲜花,要么说暖风熏得游人醉呢,反正此时他是酒不醉人人自醉了。

一个小宫女从他身边走过,战战兢兢的模样,引起他的注意,略带几分兴味的看过去,还是第一次看见这般毛毛躁躁的小宫女。

她低垂的头看不清模样,只是这身形隐约有几分熟悉,他眯了眼睛细细思量,却没办法在脑海中搜寻到是谁。

钗环摇曳,略显**的杨贵妃额上贴着精致的花钿,一点朱唇不点而绛,笑意微微的刚要接过那小宫女托盘中的酒樽,就听哗啦一声。

全场瞬间鸦雀无声,陆窈窕吓得一哆嗦,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战战兢兢不敢抬头。

杨玉环美丽的面庞瞬间扭曲,恨不得活撕了她,李白轻笑出声,话说即使是这么小的事情,可杨氏兄妹纵横朝野多年,操纵科举,连他都受过杨国忠的欺压。

李白收拢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握紧手中酒樽,手上青筋暴起眼底掠过一丝暗芒,若不是杨国忠和高力士沆瀣一气,他又怎会屈居翰林之位。

尤其还只是个随侍御驾舞文弄墨的翰林罢了,他知道有人已经在说他只配做个弄臣了。

空有一腔才学却付之东流,他迟早要证明理政为民他不但能做,还能比他们做的更好。

看着这女人忍得难受,他心里一阵快意,但是看着皇上的脸色已经变得黑云压城城欲摧,一甩龙袍就要发怒。

李白心中俨然把这小宫女当成知己了,决心要救下她,当下起身,袍袖翻转若闲庭观花。

然而不等他有所动作,那小宫女已经冒冒失失的抬起头来,慌慌张张的念了一句“云想衣裳花想容”。

高力士冷哼一声一甩拂尘,命人堵了她的嘴就要将她拖下去。

李白只听这句话便是怔在当场,若不是这首诗是塔防才想出来的,他还真会以为是有人剽窃了他的诗。

可他也不过是方才急中生智,刚在脑袋里有了一点想法,她又如何知道他脑中的想法。

难不成真有人能够知道别人心里的想法,还是说她跟自己刚好心有灵犀?

他开始对她有了一丝兴味,更加坚定了保住她小命的想法。

李白一派仙风道骨的作了个揖,淡淡笑道,“稚子无辜,这小宫女不懂事,回头好生调教便是,臣愿为贵妃赋诗一首,歌颂娘娘的美德。”

陆窈窕的耳朵轻轻抖动,就像是一只萌萌哒的小狗,心下一松,她纵横马屁界这么多年,第一次看见能谄媚逢迎的这么清新不做作的人。

果然跟外面那些妖艳贱货完全不一样,看起来她的小命能保住了。这悦耳动听的男音令人如痴似醉,陆窈窕猛然觉得自己有点心头小鹿乱撞的感觉了。

冷静!克制!你可不是个花痴,你已经有白茶了,要做从一而终的好孩子哦,你的当务之急是在保住小命的基础上麻溜的找到穿越回现代的线索。

本来呢,她还想混成女版韦小宝,现在看起来也是可以歇了。

抛却心头那点旖旎心思,陆窈窕崇拜敬仰的抬起头,她还记得这个声音,就是那天说要买下她的那个人,他和那天一样,沐浴在阳光下,嘴角噙着微微的笑意,整个人似乎都散发出某种光彩来。

李白看到这小鹿一般澄澈的小眼神,瞬间恍遭雷击,以至于听到唐玄宗大笑道准了的时候,他直起的身子都微微晃了晃。

唐玄宗轻揽杨贵妃的身子,柔声劝哄,“我们玉环最善良了,便饶了她这一次,回头慢慢调教就好了。”

路窈窕面上只顾着楚楚可怜,只敢在心里撇撇嘴,还调教,她已经是第二次听到这么邪恶的词语了。

原谅她一生**不羁爱自由,天马行空爱耽美,所以她实在无法正视这两个字。

段子上有句话说得好,邪恶的反义词是什么,纯洁?恭喜你,当你这么想的时候你就已经不再纯洁了。

因为邪恶的反义词是正义。

陆窈窕默默缩在一边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李白看着拎着个拂尘若无其事的站在一旁的高力士,只觉得胸口如同有火在烧。

李白的声音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我让你好好安排她,你就把她弄进宫来?”

高力士愣了一下,很快明白他说的是谁,甩甩拂尘斜斜三角眼,阴阳怪气道,“李翰林这话说的奇怪,咱家可是好生照顾她,将她带到了天底下最好的所在。”

“你!”李白逼近一步,两个人几乎脸贴脸了,高力士看着他气到通红的耳朵,“这皇宫可是皇上的住所,李难不成李翰林敢对皇上不敬?”

高力士这样说着,还对着皇上的方向举了举手,眼神中满是挑衅。

杨玉环奇怪的看着李白和高力士在那边剑拔弩张,自己在唐玄宗怀里扭捏着应了。

唐玄宗满意的笑笑,他们家玉环就是这点最好,单纯善良,虽然偶尔会发些小脾气,这才是她天真可爱之处。

杨玉环脸上神色风云变幻,美眸频闪眨下意思慧黠,李白现在也是皇上跟前的红人,她大可以卖他一个好。

精彩好书,马上开车!

  •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以后再也不怕找不到书了!

    长按二维码3秒钟,即可关注!

    识别二维码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