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贵妃捧墨力士脱靴

这小蹄子是她宫里的,她那条小命还不是攥在自己手心里,难不成真有谁一直惦记着不成,若是如此还不早就求了她去。

既如此,以后搓圆捏扁还不是尽在她掌控。

李白强自按捺着平心静气,转过身去作毕恭毕敬状,笔走龙蛇匆匆挥就,“云想衣裳花思容,春风拂栏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见。”

笔落,男子嘴角扬起好看的弧度,正是草长莺飞,春光明媚之季,群山,瑶台,蓝天,白云,春风皆入男子的诗中。

白衣飘飘,俊逸的脸庞带着一丝不羁,仿佛想到恶作剧的好点子的顽童一般。

雍容华贵的女子体态**,却有一种独特的美感,捧起这一纸诗词,杨贵妃反复吟诵,唐玄宗龙颜大悦,“拿美酒来,朕要赏赐李爱卿。”

陆窈窕的眉头皱的能夹死苍蝇了,这首诗她很耳熟,却不会背诵。耳熟只有一种可能,老师讲过。

但是不会背诵说明这绝对不是课本上的诗篇,也不可能是试卷上出过的,因为那些东西都会让他们背的。

所以说这就是在讲某个诗人的时候说过的补充内容,李爱卿,李白,李贺,还是谁?

陆窈窕闷头思索人生,殊不知唐玄宗也正在打量她。方才他听得分明,李翰林是接着她的开头续下去的这首诗,竟然没有丝毫违和。

不过是个小宫女罢了,竟有这般文采,比之当初的梅妃也不过是输在身份上罢了。

看着杨玉环明艳的容颜,李隆基心下一动,忽然想起了被自己禁足的梅妃江采萍来,思绪蓦然飘远。

当年武慧妃一死,他一蹶不振,意气消沉,幸而力士为他找来了采萍,当时他身边妃嫔众多,美女如云,却在看到她的第一眼失了魂魄,酒杯落到地上摔碎了他都不知道。

佳人宛若一丝清风,吹散浓妆艳抹的脂粉香气,她温柔婉约,淡妆素裹,清爽宜人。

采萍是有名的才女,善乐器,晓歌舞,情浓之时,他怜惜她对梅花的喜爱,在她宫中种满梅花。

每到冬日,便是暗香浮动,青梅煮酒叫人流连忘返。她已在他身边十年,却还不懂他。

他已经年值花甲,看到青春洋溢,娇俏可人的玉环便顾不得冒天下之大不韪,将她立为贵妃。

为了掩天下中人之口,他还令玉环做了太真法师入宫修行,偏偏采萍还是不依不饶,居然作诗讽刺于他。

李隆基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忽然听见娇声软语,循声看去便见玉环环带飘飘,临水而立,当真是神妃仙子一般。

此时玉环正捧了一方砚台软语相求,红袖添香让他有一丝嫉妒,却看那李太白如今醉意三分,早已是飘然之态。

她自然知道皇上最喜欢她这般小儿女神态,所以故作娇态,李白于她而言不过是个活的道具罢了。

李白恍作未闻,高力士眼珠子一转,在一旁笑嘿嘿的凑趣道:“羊身上找羊毛,让他想一想。”

李白睨了他一眼,十足傲慢神态,想着自己当初满怀雄心壮志来到京城,却被高力士和杨国忠联手侮辱,甚至还错过了科举。

自己心心念念想救的小姑娘又被送进这吃人不吐骨头的皇宫中,方才有那么一瞬间的冲动想要求了她去。

可是自己也并非良人,公主也是个眼里不下沙子的,还不如她熬上几年放出宫去,还没准能有个好去处。

可是这口气他实在咽不下去,于是借酒撒泼,以手扶额道,“娘娘若天边明月高悬,臣恨不能多做几首以歌颂娘娘的美德。”

“可惜天气闷热,只能劳烦高公公替我把鞋脱了,说不定我就能才思如泉涌了。”

看着李白戏谑眼神,明明清亮得很,如今这天气也只是温暖罢了,如何能到如此酷热的地步,明明是他故意报复他罢了。

高力士脸上一阵红,一阵白,黑不溜秋紫了吧唧,倒像是开了个颜彩铺子。

李隆基正看得有趣,忽然软香温玉投入怀中,娇声唤道,“三郎。”

这一声只唤得他骨头都酥了,挥手道,“力士,你便依了李翰林。”

“皇上!”高力士不可置信略带哀求的看着李隆基,却被他一个凌厉的眼风扫过来,便如霜打了的茄子一般瞬间蔫了。

高力士一弯腰把李白的鞋给脱了,李白也不再推脱,提笔急书道,“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解得春风无限恨,沉香亭边倚阑干。”

唐玄宗哈哈大笑,“爱卿果然深得朕心。”李白笑笑,他光脚依在沉香亭边的栏杆上,笑嘻嘻的唐玄宗说,“若是高公公把鞋脱了我再来一首。”

高力士自然不肯,整个人只如锅上的蚂蚁一样,杨贵妃似只小猫般依偎在唐玄宗怀里,星眸微眯,似醉酒般迷离。

“李翰林让你脱,你脱了便是,我还捧着砚呢,你就快把鞋脱了吧,他不也没有穿鞋吗。”

高力士无可奈何,讪讪的脱下鞋子,李白再次挥毫“一枝红艳露香,云山巫雨山断肠。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装。”

杨玉环得了这诗,连声称妙,撒娇道,“三郎且看我与这飞燕到底是谁更胜一成?”

“自然是爱妃,她又如何与你相提并论。”直逗得杨玉环娇笑不已,虽则这沉香亭的牡丹娇艳芬芳,莫不如云蒸霞蔚的美人。

可他的玉环却是花中之冠。

唐玄宗龙颜大悦,大方道,“不知爱卿这次想要什么赏赐?”

李白心中一动,想要求个实差,可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还是要徐徐图之。

皇上喜欢附庸风雅,爱他才高八斗,他越发要好好发挥这一点,得到他的信任。

李白当下洒脱一笑,“白所爱者,唯天下美酒而已。”

皇上笑着摇头,“你呀你,当真是甘愿做酒中仙,也罢,打开朕的私库由他去挑。”

李白眼中笑意盈盈,拎着酒壶轻轻晃晃,就当是告辞了。

杨贵妃一行人浩浩汤汤的回到兴庆宫主宫,陆窈窕被人挤兑来挤兑去,可怜巴巴的曳在队尾,偷偷回过头去看。

精彩好书,马上开车!

  •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以后再也不怕找不到书了!

    长按二维码3秒钟,即可关注!

    识别二维码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