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雨花石

赤脚走在雨花石铺满的小路上的男子,宽袍缓带,衣袂飘飘,颇有魏晋遗风,比之嵇康阮籍也不遑多让。

他散漫的行走着,偶尔仰头灌上几口酒,便如同倒骑驴的张果老一般,那些五颜六色的雨花石被水洗过,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在她眼里却远远不如那一身白裳的男子耀眼。

反观高力士就完全是一副狼狈搞笑的摸样,一只手拎着一只鞋,在平坦的路上追在杨贵妃仪仗后面,看那样子倒如同踩在烧红的铁板上一眼,扭曲着脚连蹦带跳。

“哎呦,贵妃娘娘您等等我啊。”杨贵妃以团扇掩口一声轻笑,她身后的宫女为了讨主子欢心,一时间嬉笑不停。

陆窈窕刚刚从鬼门关打了个转回来,此时自然知道夹着尾巴做人的道理,于是只在心里想了一下,“八戒你就别追了!”

陆窈窕本来在队中混着,结果却被你踩一脚,她推一下的硬是挤到了队尾,陆窈窕心中恼恨,咬牙苦忍。

“贵妃驾到!”这一声尖细尖细的公鸭嗓响过,陆窈窕在杨贵妃身后看着众人趴在了地上,连头也不敢抬,她深深的诅咒这万恶的古代。

回想着方才的人,陆窈窕瘪着肚子却还觉得浑身干劲十足,甚至忍不住时不时的偷笑一下。

豆蔻梢头二月初的女孩子虽然不能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可是微微带了笑意的脸颊就像是喝了一点点酒,或者是薄薄的涂了一层上好的胭脂,显示出醉人的神采。

旁边几个小宫女相互交换了下眼神,不怀好意的对视一笑,心道这小蹄子当真是不知死活,她以为今天冒犯了娘娘以后还有好果子吃?

难为李翰林怎么肯救她这种货色!陆窈窕不知道这些,一边忙碌着,一遍听着旁边的小宫女叽叽喳喳。

“李翰林真是太帅了,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真希望他也能为我作诗一首。”

陆窈窕真心佩服她们,手上这么多事情,居然还有空捂着脸故作娇羞,也是醉了。

难怪会有这么多诗词歌赋流传下来荼毒他们幼小的心灵,原来在古代写诗不但有装哔功能,还能撩妹啊,当然更重要的是还能填饱肚子。

另一个小宫女作势去打她,“你还真敢想,也不用镜子先照照自己。”先前那宫女便不服气起来,“我怎么了?”

陆窈窕叹气叹气再叹气,都说是一个女人顶五百只鸭子,如今看来果不其然。

她诅咒这万恶的古代。

在豪华的宫殿之中,杨贵妃依旧爱不释手的捧着李白的《清平乐词》,低声吟诵。

高力士故意说道:“我本以为贵妃受了李白的侮辱,一定对他恨之入骨,没想到您竟这么爱他的诗!”

杨贵妃吃惊地问道:“李学士怎么会侮辱我呢?”高力士说:“诗中不是有‘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两句吗?”

杨贵妃眉心微蹙说:“对呀!”高力士故作神秘道:“汉朝宫廷里的赵飞燕,出身歌女,后来虽然立为皇后,但作风不正。”

“最后那赵飞燕还是被贬为庶人,李白将赵飞燕跟您相比,不是把你看得太下贱了吗?”

高力士看着杨贵妃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知道自己说的话起了作用,当下恭敬弯腰道,“老奴告退。”

高力士的身影刚一消失,杨玉环手中书卷就啪的一声扔在了地上,好你个李白,竟敢如此戏耍于我!

她明艳动人的容颜瞬间扭曲,简直比白雪公主里的巫婆后妈还要可怕,“来人!给我把这首破诗烧了!”

陆窈窕是个新人,又是个犯了错的新人,在这样倒霉的时刻就被推出来炮灰掉了,陆窈窕小心翼翼捡起那纸书卷,刚要倒退出来,就被杨贵妃叫住了。

“你站住,今天以前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陆窈窕的头都快低到地板里去了,却还能感受到她探寻的目光,如影随形。

“回禀娘娘,奴婢是新进宫来的。”“新进宫的?”杨贵妃自言自语重复一遍,眼角眉梢都是兴味。

陆窈窕毕恭毕敬答道,“是。”她心中忐忑不安,总感觉引起贵妃娘娘的注意并不是什么好事,虽然她也已经引起过一次注意了,而且印象非常不好。

杨玉环在那一瞬间心思百转千回,什么时候新进宫的小宫女也能被派到她宫里来了,难不成是别的几宫派来的奸细?

是那个因为她进宫竟敢写诗嘲讽皇上的梅妃,还是那个摆设皇后?

不管怎么说,这个小丫头片子初来乍到就能混进内殿,万万留她不得!

何况今天她竟然在那李白吟诗之前就说出了开头,可见是旧相识,早就勾结好沆瀣一气来贬损她的。

“哦,我对你有印象,今天沉香亭中冒失的小宫女,你叫什么名字?”

陆窈窕只觉得这女子的声音极其好听,可不知为什么总觉得藏着一丝凶险,真希望是自己多虑了,毕竟今天她在皇上已经说放过自己了。

陆窈窕只得小心翼翼道,“回娘娘的话,奴婢陆窈窕。”

杨玉环唇角掀起一抹若有似无的微笑,旋即温柔道,“你倒真是尽心,本宫该好好赏你才是。”

按照套路,陆窈窕觉得自己应该谢主隆恩,然后感激涕零,然而他们家娘娘完全不按照剧本来。

本是春风和煦,语气瞬间转变宛若冰锋,“本宫就赏你五十大板如何?”陆窈窕震惊地抬起头来,黑白分明的瞳就快要脱窗。

五十大板!拜宅斗文和宫斗剧所赐,陆窈窕深深地明白了一个道理,那估计她都已经死了还在打。

微微翕合的唇颤抖不已,杨玉环情不自禁地后退两步,啧啧,看这小眼神好像要**一样,果然是来者不善。

好在闻声而来的小太监很快就把她制服在地了,虽然这小丫头片子还在极力挣扎,可是任她再蹦跶,便如那孙猴子难不成还能逃出如来佛祖的五指山。

杨玉环眉心轻蹙,团扇轻摇,抚着自己的心口轻轻叹出一口气来,宛若西子捧心别有一番美感。

精彩好书,马上开车!

  •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以后再也不怕找不到书了!

    长按二维码3秒钟,即可关注!

    识别二维码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