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草菅人命

然而陆窈窕幼小的心灵已经完全被怒火覆盖,“毒妇!你这是草菅人命!”

杨玉环轻轻扶额,一派慵懒神态,懒得跟这刁蛮丫头斗嘴,还草菅人命?她不知道自己本来就是草民吗。

所谓草民本就命如草芥。

陆窈窕拼着一口气说完这句话,忽然间被无比巨大的悲伤击中了心扉,悲恸道,“如果命中注定要我回到这古代任人宰割,那又为什么要让我在现代过这么久?”

“如果说我的灵魂属于现代,那又为什么让我穿越回这毫无**可言,道德沦丧的古代!”

杨玉环美眸频闪,同情地看着涕泪横流的陆窈窕,瞧瞧这可怜的小家伙,方才还张牙舞爪不可一世的,现在已经彻底吓傻了。

要不怎么陆窈窕说的话她一个字都听不懂呢。

江采萍慢悠悠地晃着,她要找皇后去商量下怎么处置惑乱宫闱的杨氏玉环。

陛下少年时便能还政于李氏,这些年也一直是英明神武、爱民如子的好皇帝,可为什么到现在却开始。

她是真的不愿意这么说,可难道不是荒淫无度吗?

父夺子妻,这等荒唐事情他如何做的出来?

猛然听到一声惨嚎,声声如泣如诉,晴朗的天气里居然也让人感受到一丝阴森。

江采萍身后珠圆玉润的小宫女皱着包子脸贴着她后背,瞪圆了眼儿惊慌失措的四下望去。

小宫女肉乎乎的身子抖啊抖,颤声道,“娘娘,咱们不会是遇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吧。”

这样说着只觉的空气都变得阴冷了许多,小宫女吓得就快要哭出来了,“娘娘,咱们赶紧走吧,这里好可怕啊。”

江采萍原本还惊慌失措的打量四周,听见她家活宝这一句话瞬间哭笑不得。

她也是醉了,为何别的妃嫔近身的侍女都是千伶百俐的,可是她身边这个却是蠢萌蠢萌的。

这样说倒也不全面,应该干脆把萌去掉,一个春字掉下来,砸死两条虫。

这怎么把自己也算上了?

江采萍用扇子轻敲她的头,嗔怪道,“这晴天白日如何会有你想的那些东西,怕是咱们的贵妃娘娘抖起威风来了,走,咱们瞧瞧去。”

那小宫女的双眸瞬间闪亮璀璨宛若星子,她仿佛嗅到了八卦的气息。

真是太好了!沉闷已久的宫廷百晓生又要重出江湖了。她心中已经你了N多个标题,准备和小姐妹们分享。

比如杨贵妃暴虐宫女,或者蛇蝎女的两面,肯定很吸引人啊。

要是陆窈窕此刻能听到她的心声,估计不用人压她,她也会跪下说上一句,“大神,请收下我的膝盖。”

这简直已经封神许多年的标题党啊。

“梅妃娘娘到!”陆窈窕只感觉身上压力一轻,转过身去看她,光晕下渲染下的女子美若仙子临世。

然而在当时的陆窈窕眼中,她简直是踩着七彩祥云前来救她的盖世英雄。

杨玉环翻翻眼皮子,不耐烦已经写在脸上,不再掩饰。

杨玉环阴阳怪气道,“你不是被禁足了吗?怎么又出来了?”

梅妃笑意浅淡,勾起眼尾淡淡的扫她一她,“论理妹妹该叫我声姐姐。”

杨玉环眼睁睁的看着她轻松写意的坐上当中的贵妃榻,冰肌玉骨的女子恍若有清冽的梅香透骨而出。

她越是淡雅,越是从容,杨玉环越是很的咬牙切齿,攥着团扇坚决称不上骨节分明的肉手用力到青筋暴起。

偏偏脸上还要撑着明媚的笑容,陆窈窕瘫软在地上看高手过招。

可惜百忙之中的贵妃娘娘并没忘记他这个可怜兮兮的无名小卒,挥手对那些小太监说,“先把这贱婢拖出去。”

陆窈窕惊恐的眼神对上梅妃探究的目光,梅妃心下一软,她的眼神,就像是垂死的小动物一般,柔软而又掺杂着无尽苍凉。

“玉环妹妹,如今不过初春,你怎么就如此焦躁了,这些宫女侍候不周,你慢慢调教便是,怎么一个不如意便要人性命呢?”

玉环妹妹!那不就是杨贵妃?陆窈窕明眸圆瞠,她现在的惊骇程度简直比知道自己要死还震惊!

绝对是最高级的。

陆窈窕苦笑,她还真是好运,随便摔上一摔都能穿越千年,顺带进了宫见到四大美人之一的杨贵妃。

搞不好这次她被杖毙了之后就会穿越到东汉末年,跟貂蝉成为好闺蜜。

然后被抱着“断背山下百合花开”观点的吕布认为她们有磨镜之好,一箭射杀。

然后穿越到春秋末年,在伍子胥悬目于城墙之上的注视下,在西施妖娆的响屐舞中丧命宫斗。

所以说美女之所以美,不只是看漂亮的脸蛋、玲珑有致的身段,还要美的有脑子。

比如说西施在当年就穿上了简易高跟鞋,比时尚潮流超前了一千多年呢。

若她有幸,大约还能回到西汉元帝时期,陪着“低徊顾影无颜色,尚得君王不自持”的昭君出塞了。

这回倒不是人祸了,天灾就直接把她game over了,估计没到西域她就晒成人干了。

难道说她就要这样流浪在时空的乱流里了。

集齐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她是不是就可以召唤神龙了啊。

明眸烁彩眨落心思无限,杨玉环按捺住自己的不悦,打太极道,“姐姐的手未免伸的太长了些。”

陆窈窕瞬间绝望,在她所看的电视剧中,杨贵妃那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啊,套用宋晓宝那句话。

自打我进宫以来,就独得皇上恩宠。这后宫佳丽三千,皇上就独宠我一人儿啊。

于是我就劝皇上一定要雨露均沾,可皇上非是不听啊。

所以她也是快要歇菜了。

敞开了心想,头大了才碗大个疤,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呃,这好像是水浒传里李逵吼的那句话,她一着急连自己性别都忘了。

不过如果有下辈子,还是做个蓝孩纸比较好吧,也可以很妖孽,还可以撩妹不负责任。

或者乐观一点想,搞不好她就可以穿越回去,不知道她在现代的躯体现在怎么样了。

穿越这么多种,她到底是魂穿呐还是身体穿越呢?虽然看着这具身体好像是差不多,但是还没来得及找下镜子。

精彩好书,马上开车!

  •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以后再也不怕找不到书了!

    长按二维码3秒钟,即可关注!

    识别二维码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