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西洋镜

现在还没有玻璃镜吧,或者他们管那叫做西洋镜,还是说只有铜镜。

也不知道能不能照清楚她这张娇花照月的小脸,她顾清欢在哪个朝代肯定都是美的首屈一指。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也不重要了,很快她的肉身就要毁灭了。

人呐,赤条条来,赤条条去,最终难免都要做馒头馅。

环佩轻摇唤回陆窈窕的思绪,才发现梅妃已经满脸冰霜的站在她身前,像是最坚固的屏障。

“妹妹,你别忘了,我现在还是正一品皇妃,而你不过是从一品贵妃而已。“

看着杨玉环那恨的银牙紧咬,可就是拿梅妃没办法的样子她就觉得特别解恨。

以前她还觉得以势压人是十分不好的行为,现在看起来主要还是在于针对谁。

陆窈窕松了口气,瞬间只觉天旋地转,扑通一声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等到陆窈窕再醒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在一张简单却干净柔软的床上了。

拍松的被子还带着阳光的香气,这都让她的心安定下来。

看着一旁盛水的木盆,陆窈窕挪过去,将自己的脸进入木盆之中,想象自己像只鱼一样安静游弋。

心思澄明,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间就想到了白茶。

那是他们第一天踏入那所高中,等待一切尘埃落定以后,每个人都把自己收拾的人模狗样的去参加晚上的迎新晚会。

雨水清洗后的夜空干净澄澈,天边星索闪烁,顾清欢安静的凝视场中谈着吉他的白衣少年。

边弹边唱的《天空中最亮的那颗星》,挥舞的荧光棒,在指间急速燃尽的仙女棒,一切看起来美好的不真实。

参天古树遒劲的根系蔓延出地面,被雨水洗礼过的树干有些湿润,顾清欢百无聊赖的靠着它,踮起脚尖却又落下,反复地做着这个简单而又枯燥的动作。

可就像是两颗行星之间会相互吸引一样,在茫茫的人海中他一瞬间就捕捉到了她的身影。

“不喜欢我的音乐?”“不是,”顾清欢没想到真的会有人因为这种事情前来质问她,当下很尴尬。

“你会学金鱼吗?”顾清欢:Excuse me,我是不是听错什么了?

“就这样,”鼓腮嘟唇的男孩看起来还是挺萌的,顾清欢分不清是受到蛊惑,还是害怕不照做,他会一直缠着自己。

虽然很别扭却还是照做,却猝不及防碰到两篇清凉柔软的东西,顾清欢没有害羞的闭上眼睛而是震惊的瞪大眼睛。

这模样其实很可爱,很诱人,就像是水池里等待喂食的金鱼一样,让人很想要一口吞掉。

仿佛仙女棒在脑海中轰然炸开,耀眼的白光让人不敢直视,丁香小舌带来的甜美滋味让他舍不得放弃,只想要侵入深一点。

终于被放开的顾清欢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有种死里逃生的庆幸之感。

白茶身边的小姑娘浅夏摔了本子恼怒的离开了,顾清欢蝶翼般的羽睫轻轻颤动,这情形但好像已经十分明白。

浅夏喜欢青梅竹马的白茶。

她才不会在他们之间插一腿呢,但是好像还是有什么不同了,像是一只小小的种子萌芽了,早晚会成长成参天大树,到时候深藏心底的秘密大概就无法遮掩了吧。

笑着说爱让人疯狂,哭着说爱让人紧张,忘不了那个人就投降。

可是她害怕,士之耽兮尤可说矣,女之耽兮不可说矣。

就这样现在回忆里她就觉得眼中有什么晶莹剔透的东西从眼角淌了下来,难怪有人说,谁也看不到鱼的泪,因为它的泪淌在水里。

也许只有水知道吧,因为她在水心里。

被人狠狠地拽了一把,陆窈窕在那一瞬间只觉得天旋地转,眩晕让她产生了错觉,仿佛在这怪力少女的拉扯下,她可以脱离地心引力,狠狠地装撞上对面那面墙。

陆窈窕瑟瑟的缩着肩闭上了眼睛,万幸她想象出来的场面没有真的发生。

睁开眼看到一个方才站在梅妃身旁的小丫头,讨喜的小圆脸皱成狗不理包子,看着陆窈窕失魂落魄的样子,恨铁不成钢的指责道,“现在知道害怕了,刚才寻死的那英勇劲儿去哪了?”

陆窈窕大脑当机了一下,寻死!“难不成你以为我要把自己淹死在洗脸盆里?”

那小宫女也终于认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一张脸红得像是刚染过的红布一样,扭捏着说不出话来。

陆窈窕把手背到身后,古灵精怪的神情终于有了一点青春明媚的女孩子的模样,眨眨眼调笑道,“如果我要死我会把自己淹死在浴桶里。”

那小宫女瞬间恼羞成怒,举起粉拳 就要向陆窈窕头上砸去。

陆窈窕哪肯让她得逞,一个翻身就将她压制在床上,那小丫头便屏住呼吸愣愣的看着她。

话说可惜她不是男儿身,不过如果她扮上男装撩妹,想来也是极帅的。

正所谓凶徒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雌雄。

一时间屋内鸦雀无声,几乎就连掉根针都能听见声响。

被人这样怪怪的看着,陆窈窕也渐渐尴尬起来,规规矩矩的站在床边,自己找了个话题。

陆窈窕心中涌出以往看过的穿越文中主角必然要问的第一个问题,现在是什么朝代?现在是哪个皇帝?

可是她明白,小说终究也只是小说而已,她现在要问这个问题,要么会被当成妖怪,要么就会被治个大不敬之罪。

那可当真似是横也是死,竖也是死了,所以这些话在陆窈窕舌尖打了个转,还是咽了回去。

再说自己早已经猜了个七七八八,想来这就是唐玄宗李隆基的时代,何必为了确定这个推断搭上自己的小命。

陆窈窕笑得友善,“你叫什么名字?”“我叫喜儿。”

“喜儿!”陆窈窕的声音瞬间提到八度,上下打量着她,恨不能从头发丝儿看到脚趾头尖儿,然后再看回去。

虽然是娇小玲珑的身材不错,但是可能因为唐朝的人是真的以胖为美吧,所以小丫头珠圆玉润的可爱的紧,怎么也跟她脑海中那个喜儿对不上好吗。

陆窈窕摸摸下巴,连珠炮似的问道,“你叫喜儿?你爹是不是叫杨白劳?你认不认识黄世仁?”

精彩好书,马上开车!

  •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以后再也不怕找不到书了!

    长按二维码3秒钟,即可关注!

    识别二维码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