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一品皇贵妃艳压群芳

陆窈窕这无厘头的一串话跑出去,显然把喜儿问懵了,半晌翻了个白眼给她,“才不告诉你。”

这样说着喜儿揪了揪自己的两口,左顾右盼道,“这天气也闷热起来了,看起来是真要夏天了。”

一来喜儿也算是自己救命恩人的随从,二来陆窈窕有心要和她打好关系,黑曜石般美丽的眼珠子滴溜溜一转,陆窈窕曲曲手指勾引道,“不如我们做一道消暑的点心吧。”

本来喜儿并不是很有兴趣,可是陆窈窕在一旁诱惑她,表情各种夸张,“你想象一下,软软的黄豆丸子入口即化,冰水在口中弥漫开来,那清爽简直不敢相信。”

话说陆窈窕在古代也算是个文绉绉的小淑女了,但是喜儿却从来没见过这么夸张的人。

喜儿贼眉鼠眼的四下张望一番,这才小心翼翼的牵着陆窈窕潜入一个小厨房里面去。

两个女孩子本就正是淘气的时候,此时竟然都有些背着大人做坏事的快乐,似乎分享了一个隐秘不为人知的事情。

喜儿美眸频闪,一副很有兴味的样子,瞄了一眼窗棂上偶尔落下来的喜鹊,一见那黑白交替的燕尾服就爱极了。

因为没有谷粒,所以喜儿开了窗子,捏了几个面疙瘩放到窗台上,心满意足的看着它吃的欢快。

陆窈窕在桌子旁的小圆凳上坐了,托着腮静静地看着这一幕,她这么冷眼旁观,觉得大概是因为喜儿和喜鹊名字里都带个喜,所以格外投缘吧。

喜儿看着喜鹊吃的香甜,还没忘了问陆窈窕,“你这点心有名吗?”陆窈窕得意道,“冰雪冷圆子。”

“哦,”喜儿若有所思的应了一声,喃喃道,“听这名字倒是很凉快,就是不知道做出来是什么样子。”

喜儿挽起了袖子,陆窈窕瞬间觉得精神一振,欢快道,“咱们先等着黄豆煮熟了,然后把那个壳剥掉。”

“之后呢把它捏成丸子之后形状,泡在冰水里面。”

喜儿听着路窈窕说的这么细致,于是兴致勃勃的动起手来,对陆窈窕的崇拜之情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于是就出现了以下情景。

一脸崇拜的喜儿:窈窕,你看这火候行了吗?

一脸懵懂的陆窈窕:火候是什么东东?

咬牙切齿的喜儿:这丸子怎么这么难成形啊?

一脸无辜的陆窈窕,轻轻吐出瓜子壳,朱红的嘴唇微微掀起,“我不知道啊。”

完成之后,看着陆窈窕眯着眼睛吃着冰雪冷圆子,宛若一只惬意的波斯猫,喜儿基本上已经想要把陆窈窕踹飞到天际了。

说句话而已,至于这么手舞足蹈吗。

一身白纱如云飘渺,静静地掠过窗前,淡金的罩衣映衬散落的阳光为她镀上淡淡的一层光韵。

阳光穿越树冠撒下细碎的光影,梅妃恍若神妃仙子一般翩然飘落他们身前,此刻的陆窈窕还沉醉美食之中不能自拔。

一看她们家娘娘,喜儿就像吃了灵丹苗药一样,腰也不酸了,背也不坨了,皱着的包子脸也终于绽放如花笑靥。

“娘娘,这是我刚做的,您尝尝。”陆窈窕险些被自己的唾沫呛死,喘匀了气才愣愣的看着梅妃,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话说陆窈窕对于传说中的四大美人还是很期待的,果然是希望有多大失望有多大啊。

是她想的太简单,估计这世界上只有她敢于把一个宠冠后宫,艳压群雌的后宫想象成弱不经风的小白花。

陆窈窕都佩服自己的勇气,她是不是对玛丽苏是王道太过深信不疑了。

正所谓惊弓之鸟说的就是她,一个黄豆丸子还噎在嗓子眼儿,腰带都快被她揪断了,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跪着还是站着比较好。

好在江采萍很好的安慰了她的紧张,只见她轻轻的舀了一只圆子慢条斯理的吃了,动作优雅的就像是她袖间绣的一剪红梅。

陆窈窕猝不及防被点名了,小鹿般清澈的眼睛略带惧意的看着梅妃。

“窈窕真是心思细腻,这道点心当真不错。”陆窈窕尴尬的摸摸自己的后脑勺,“其实。”

梅妃不动声色地打量着顾窈窕,话说杨玉环这次怀疑的有点道理,这姑娘看起来宫廷礼节并不怎么样,所以她到底是怎么进宫的。

到底是混进来的,还是别人弄进来的细作,不过说真的如果真有人想让她当细作的话,那也是心真大。

喜儿故作吃味道,“窈窕她只是出了个主意的甩手掌柜而已,喜儿才辛苦了半天呢。”

江采萍目光深邃,打趣道,“还真没看到有人为自己居功的呢,真是厚脸皮不害臊。”

“你不过是出了一点子力气,如果不是窈窕,就你这脑子就算是想破头也想不出这么精巧的花样来。”

陆窈窕心虚的笑笑,看起来十足腼腆的样子,她其实很尴尬,这冰雪冷圆子是宋代人发明的。

唐宋元明清,唐朝人没见过也是正常,她不过是仗着穿越的一点优势罢了。

所以梅妃夸她心思灵巧,她实在是无地自容。可是即使陆窈窕心思单纯,也知道她穿越的事情是万万不能说的。

如果被唐朝人当作妖魔鬼怪的话,这些老祖宗对她估计是绝对不会心慈手软的。

老天爷啊,到底该怎么办啊,她现在到底跌入了什么境地,简直就像是她在现代养的那只傲娇猫咪,抓着一团雪白毛线挠来挠去,到最后不但落进泥水里脏污了,还成了一团乱麻。

梅妃直到盯得陆窈窕手足无措,才心下一动,对喜儿淡声吩咐道,“把这点心给皇上送去一份。”

喜儿再次瞪圆了眼睛,看起来就像是一只饱受惊吓的肥嘟嘟的小仓鼠,对着陆窈窕挤眉弄眼,本来还挺好看的一张小圆脸皱的跟沙皮狗似的。

陆窈窕心下奇怪,还以为喜儿其实是在看窗外的某个人,于是也转过身去看。

喜儿一口气噎在嗓子眼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好委屈巴巴的对着梅妃说,“娘娘,奴婢真的做不到啊。”

精彩好书,马上开车!

  •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以后再也不怕找不到书了!

    长按二维码3秒钟,即可关注!

    识别二维码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