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三妻四妾

陆窈窕听到这句话险些笑喷,好在她是背对着她们,所以只剩下肩膀不规则的抖动着。

不轻不重的一声脆响却让喜儿浑身一震,美丽的编贝小齿轻轻啮咬着失去血色的唇,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的样子,眼里还含着两泡泪,那样子活像小羊羔进屠宰场。

陆窈窕轻声叹息,作为一个现代人,她显然不能接受一群女的围着一个男的打转。

可是客观事实不以她的意志为转移,在古代男人三妻四妾是很正常的事情,何况她们是进了这个全天下最大的金丝笼子。

环肥燕瘦的女子并不鲜见,论美色固然各有千秋,比才艺更是各有所长难分伯仲之间。

比如说她身后这位就是鼎鼎有名的大才女呢,若非困在这深宫内院,想来与“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的李清照怕是不相上下了。

呃,为什么这样一联想,她就想起白茶的好哥们吴别来了,对着书本上要背诵的课文,尤其是诗词和文言文,那种痛不欲生的表情。

这么说起来既然已经有那么多诗仙、诗圣之类的,虽然就他们个人而言或许略有惋惜,但是对他们这些后人来讲,还是很感谢放他们一条生路。

喜儿提着食盒来到御书房前,已经恢复了往日淡然的神色,循规守矩却又丝毫不小家子气。

远远的看到喜儿,高力士慢腾腾的向前走了几步,笑容可掬的甩甩拂尘,问道,“呦,今儿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依旧是半男不女的声音似乎听不出什么区别来,喜儿脸上却是一红,自家娘娘早已大不如前了。

“高公公,眼瞅着天也热起来了,梅妃娘娘让我来给皇上送道消暑的点心来。”

“梅妃娘娘还真是有心了,”高力士的脸笑得像是朵在水中泡开的**,喜儿也就放下心来。

可下一秒高力士就皱了脸一副很是替喜儿发愁的样子,“可是皇上正在批阅奏折,不许任何人打扰。”

喜儿一愣,在已经有些闷热的天气里一阵冰寒从指尖流窜到心里,一只手轻轻地拽住他的袖子,轻声道。

“高公公,我家娘娘可是您亲自带回宫里来了,您现在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高力士恼怒的甩开她的手,“胡说八道什么呢。”他打量了下四周,急匆匆离开了。

喜儿锲而不舍,转而进攻门口的侍卫,“我放下马上就出来好不好?”一脸冰山脸的侍卫冷淡的看他一眼,“不行。”

旁边传来太监宫女低声的议论,“谁不知道梅妃娘娘现在已经跟进了冷宫没什么区别了,非要到这里来自取其辱。”

喜儿脸上热热辣辣的,咬咬牙积继续央求,“要不您替我转交一下?”

这次还没等那侍卫在说话,御书房的门已经被打开,里面一个小太监探出头来,压低声音呵斥道,“你们吵什么吵!”

那侍卫惶恐的跪了下来,怨怼的看了一眼喜儿,“她非吵着要进去。”

喜儿脸上仿佛火烧一般,从御书房内传来皇上的声音,“到底是何人喧哗?”

“是梅妃娘娘宫里的。”唐玄宗一身家常衣服,正悠哉乐哉的画着几尾锦鲤。

虽然温柔乡里消磨英雄义气,可即使不复当年的锐利,却依旧风度翩翩。

听到这里,李隆基笔下一顿,墨色晕染开来,他烦躁的揉了那张纸扔到一旁,失了兴致。

“让她进来吧。”听到这天大的好消息,喜儿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小太监刚从食盒里端了点心出来,刚拿银针要试,唐玄宗就自己拿了过去,“不必了,这宫里朕最信得过的就是梅妃了。”

喜儿慌忙低头,将泪花眨回眼底,圆润的脚趾头快要将柔软的绣鞋戳破了,他们娘娘要是听见了得多高兴啊。

“不错,倒是清爽。”和梅妃这个人极其相似,“摆驾大明宫。”

陆窈窕收拾时看到梅妃写的一纸诗词,瞬间被自己的唾沫呛住,咳得惊天动地。

撇却巫山下楚云,南宫一夜玉楼春;冰肌月貌谁能似,锦绣江天半为君。

陆窈窕看完了就觉得膝盖有点软,要么是唐玄宗当初对梅妃也是相当宠爱的,要么就是唐玄宗脾气特别好。

虽然作为帝王比较昏聩,但是不滥杀无辜也是不错。

话说自己也是侥幸,如果穿越到明清两代,估计会被束缚成只茧。

这首诗中,表面上赞叹杨贵妃的美貌,其实际上是在讽刺她原来是唐玄宗的儿媳,不顾人伦,从寿王府中转入皇宫,竟然钻进了公公的被窝。

甚至杨玉环还迷惑皇帝,耽误朝政,并讥嘲她如月般的痴肥。

耽误朝政这个事情窈窕真的觉得不怪杨玉环,虽然她也知道梅妃得宠的时候常常劝谏皇上专心国事。

但陆窈窕还是觉得这本质上是李隆基的问题,在其位不谋其政做摆设吗?

此时却听那抑扬顿挫的太监公鸭嗓响起,“皇上驾到!”

陆窈窕瞬间瞪圆了眼睛,惊慌失措的不知道该把这东西藏到哪里去。

要知道李隆基就是因为这个才冷落江采萍的,要是被他看到这个,一气之下打道回府。

经过这么多年宫斗剧宅斗文的洗礼,陆窈窕才不相信梅妃真的是人畜无害,要是皇上一进来就看到她手上这玩意儿气跑了话。

呵呵,估计梅妃是不能生吞了她,但是估计会活剥了她的皮!

急得像是热锅上蚂蚁一样的陆窈窕总算是绝处逢生,踮着脚将宫灯的罩子摘下来,将那张纸塞了进去。

被火苗嘘到的手指传来一阵尖锐的痛楚,陆窈窕用尽自己全部的意志力控制自己发抖的手,不要这么衰把那灯罩帅子啊地上。

总算是成功的把那灯罩弄了回去,陆窈窕还没来的及喘口气,就随着众人一起跪下。

可是从踮脚的姿势转换成下跪的姿势其实有点难度,所以路窈窕咣当一声趴在那里,头都快摔碎了。

梅妃轻移莲步,巧笑倩兮地挪到皇上身边,刚要福身,皇上就握住了她的雪白皓腕,“爱妃免礼。”

陆窈窕还以为没人注意到她,扭曲了一张小脸咬着牙打算爬起身来,却在努力到一半的时候看到一双绣龙纹的黄靴子。

精彩好书,马上开车!

  •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以后再也不怕找不到书了!

    长按二维码3秒钟,即可关注!

    识别二维码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