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不醉了

听着这话陆窈窕也是醉了,还真是现代古代,宫里宫外都死一个模样,他的话陆窈窕听出一嘴小痞子味。

陆窈窕大脑当机,于是实话实说,“我是梅妃娘娘宫里的,皇上和梅妃娘娘正在用午膳,吩咐我来看看剩下的几道菜好了没有。”

碰巧几个太监都是御膳房的,所以愣了片刻就换了神色,比京剧里的变脸还要厉害。

讲真,他们谄媚讨好的神色比他们凶神恶煞的样子还要让她厌恶,但是她不能不接受,现实由不得她挑三拣四。

“没想到冲撞了姑姑,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了啊,您看这事。”

这称呼真的让陆窈窕无言以对,只是后来在宫里待的日子久了,她才知道这还算是敬称呢,就她这个小宫女的身份根本就配不上这个称呼。

陆窈窕脑子的热度降了下来,客客气气问道,“他犯了什么错啊?”

“哼,身为奴才居然敢偷吃主子的膳食,大二十大板还算轻的!”

陆窈窕跟着这个思路点了点头,也是,她当初差点被五十大板呢,妥妥的会死,而他二十大板,呃,不死也会残啊。

陆窈窕想到这里,咬咬牙拿出自己的荷包,里面有几个样式梅花银锭,还是今天早上梅妃赏给她的。

以前在现代的时候她都会养很多只小猪存钱罐,当然也不一定非得是小猪,什么小动物形状都有,还有一个椰子壳的工艺品,扎着两个麻花辫子。

结果白茶一看就笑喷了,含混不清道,“这是巫毒娃娃吗?你到底为什么要买这种东西?”

当时的陆窈窕气得像是一只河豚,鼓着腮瞪着他,直到笑得形象全无的白茶终于发现她愤恨的神色的时候,这才赶紧收敛了神色。

当时的陆窈窕率性的转身跑走,回过神去看樱花树下的少年。清风拂过,整个树冠都摇曳起来,轻薄艳丽的花瓣纷飞如雨坠落。

樱花树下的少年,痴情的凝视,仿佛谁的年少回忆里都有这么一个白衣少年,眉目如画,总是温文如玉的君子摸样,一笑起来就凌乱了整个辰光。

逆光里的少年就连细小的绒毛都纤毫毕现,他的脸庞在阳光下苍白得近乎透明。

阳光穿越树冠打下斑驳的光影,陆窈窕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咬牙把那些银子交到那为首的公公手里。

陆窈窕笑得一脸讨好,“还望公公看在我的薄面上放他一马。”那太监始终只是沉吟,路窈窕心里明白这是嫌少,可惜她现在实在是囊中羞涩。

陆窈窕琉璃般清澈的眼睛微微转动,释放出更璀璨的笑意,“日后窈窕定当在皇上和梅妃娘娘面前为您美言。”

陆窈窕其实没想太多,封建社会皇权至上,她只是想要把皇上这尊大佛搬出来,却没想到那太监当成是在威胁他。

“好吧,那咱家就放这狗奴才一马。”他阴冷的瞟了苏颜一眼,话语里的那一抹骄傲让陆窈窕不太舒服。

“你住在哪啊?我扶你回去吧。”还没等苏颜开口,那大太监就阴阳怪气的开了口,“窈窕姑娘还不紧着去传皇上的御膳,仔细回去晚了受罚。”

陆窈窕激动的蹦了起来,像只受到惊吓的小仓鼠,眼睛瞪得溜圆,“糟糕!快来不及了!”

说着陆窈窕便撩起裙摆一路狂奔,即使如此等她带着最后几道菜回去的时候,皇上和梅妃也已经吃完了。

看着唐玄宗饶有兴味的神色,陆窈窕十分识相的跪下来,磕头便拜,“奴婢罪该万死,请皇上恕罪。”

“皇上,”梅妃担忧的看一眼唐玄宗,一双秋水剪瞳波光潋滟,依旧是轻柔如水的声音,“也许窈窕是在路上遇到了什么事情耽搁了,或者是御膳房那边耽搁了,您不妨听她辩解几句。”

梅妃这几句话说得显然深合唐玄宗心意,他轻柔的抚摸着梅妃香软细滑的小手,轻声赞许宛若耳畔呢喃,“爱妃果然心地善良。”

梅妃照旧笑得温婉,心中一片酸涩,以色侍他人,能得几时好?这世上就没有不败的红颜,即使是她,即使是杨玉环。

什么时候开始,她也要曲意逢迎才能得他青眼了。

那边陆窈窕好容易逮到死里逃生的机会,怎么肯放过,当下指手划脚吐沫横飞的将方才发生的事情叙述了一遍,直说了个天花乱坠。

喜儿在一边暗自抚额,无力地垂下了眼睑。今天过后,她会好好教导陆窈窕宫中规矩的。

前提是,她得能活到明天。

陆窈窕务求还原每一个细节,既不添枝加叶也绝不遗漏,终于提心掉胆的叙述完毕,陆窈窕还毕恭毕敬的磕了个头,“事情就是这样了,求皇上明鉴。”

唐玄宗笑,梅妃也摇着团扇陪着笑,既然花无十日红,那她就把窈窕扶持成新的她,方能保这大明宫中荣宠不衰。

以色事人者,色衰而爱松弛,想要在这水深火热的后宫之中屹立不倒,就要动点脑筋,花点心思。

玉环骄纵将他迷得神魂颠倒,她就偏要贤惠给他看,笑到最后才是赢。

“难怪玉环说你是个伶俐的。”陆窈窕不敢抬头,听着他话中隐约有些笑意,似乎十分开怀。

可是陆窈窕十分担忧,她觉得所谓伶俐一定是唐玄宗美化后的说法,杨玉环一定向他告了自己的状。

可惜想要辩驳却不知从何说起,当下陆窈窕一张小脸已经皱成了包子脸,两只小手不安分的动着,袖子都快被她扯烂了。

唐玄宗看着她这副样子十分有趣,来日方长,自己还是先离开下也让她松口气。

“既然是来的晚了,朕和爱妃也已经用过了,那这晚到的几样菜就赏给你了。”

陆窈窕一听这话瞬间满血复活,这皇上果然还是有良心的,她没有白看这么长时间,有好吃的到手了,还是热乎的。

陆窈窕这次谢恩谢得十分真诚,就连唐玄宗走时阖宫人跪了一地,山呼万岁的时候,顾窈窕都比平时卖力了一些。

梅妃坐在铜镜前,不像白天精致婉约的模样,很是有点疲惫的模样。

喜儿侍立一旁安静的给她打理着头发,红烛淌泪,梅妃看着镜中的人,忽然悠悠道,“喜儿,你说我是不是老了?”

精彩好书,马上开车!

  •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以后再也不怕找不到书了!

    长按二维码3秒钟,即可关注!

    识别二维码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