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我才是他的真爱

桑榆做低服小了这么久,才让女儿熬出头,正是得意的档口,怎么会让晚晚这么揭穿她老底?当下就指使佣人打回去。

“住手!原来私下里你是这么对待你的母亲的!”

苏大海怒不可遏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我只有一个妈,她被你们活活气死了。”

晚晚拼命摇着嘴唇,寒冷从脚底蔓延到全身,她平静的扭头,看着苏大海的目光,露出了一丝鄙夷。

“大海,你看看,我就说我没这个福气,这孩子我拿命去疼,可是你看看……”

桑榆见来了撑腰的,当时就一哭二闹三上吊的闹了起来。

“滚!”

苏大海扬起手中的手杖,就要打向苏晚晚。

而她竟然倔强地呆立在那里,眼睛都没眨一下。

望着那张酷似明贞的脸,苏大海的手杖在空中僵持了半晌,硬生生地落下来,没有打在晚晚的身上。

“你走吧,你母亲的遗物不在这里,在湖西你外婆家。”

“呵呵!”苏晚晚笑了,笑道好绝望,好凄凉,“妈才走多久啊,连她的东西你都这么不待见了吗?”

苏晚晚上了计程车,这一刻,她的心碎成粉末,可是她就是不想在他们面前流露出一丝软弱。

苏茉莉从订婚仪式上也匆匆赶回来了,她拦下了苏晚晚的计程车。

“忘了告诉你,以后你如果再敢回来纠缠灏明哥,我就把你的不雅视频和不雅照传互联网上,让所有人都知道,明贞的女儿是个破鞋。”

苏茉莉得意的说道。

苏晚晚本来闭着的眼睛在听到苏茉莉提到自己母亲的名字的时候猛然睁开,眼底闪过一抹凌厉而痛恨的神采。

“苏茉莉,你妈只会挑别人剩下的,而你依然如此。我不要的,才会轮到你。”

苏晚晚一字一句的说道。

苏茉莉一怔,随即阴险的笑道:“那又怎么样?你乖巧聪明美丽,仍然成了豪门弃妇,和你妈一样;而我,睡了你的男人,还成了他的宝贝,你说讽刺不?”

苏晚晚听到这句话,感觉浑身血液都倒流了:“你什么意思?”

“老实说,灏明哥早就和我睡了。你不信,我可是知道他大腿根那里有颗痣。怎么样?很失败是不是?他只是迫于你的身份迎娶你,而我,才是他的真爱。”

原来竟然是这样!一股恨意席卷而来。

“苏茉莉,我们走着瞧!”

时间一眨眼过去了,苏晚晚再次踏上H市的土地上时,是五年后。

和五年前不同的是,她的身边多了一个穿着小马宝莉连衣裙的小萝莉。

“妈咪,这就是你说的你长大的地方吗?”

“是的,小糖果。”苏晚晚一边回答女儿,一边看了看四周,变化巨大。不由得感叹一声。

“妈咪我们是住在那里吗?”小糖果突然指着不远处一座漂亮的大厦兴奋的叫到。

苏晚晚回过神已经晚了,小糖果站的地方,一辆车正飞速开过来。而糖果还沉浸在看到大厦的兴奋中。

“静好,别动!”苏晚晚悔恨的恨不得扇自己几巴掌,带孩子怎么这么不小心,光顾着感伤,却把孩子放在那么危险的地方。

苏静好这个时候也已经听到汽车开过来的声音了,又听到妈妈喊她,有点害怕,就往苏晚晚的方向跑过去。

几乎就是千钧一发,那辆汽车硬生生的刹住闸,但是即便这样,静好还是被吓得摔在地上。

“妈咪!”苏晚晚冲过来一把搂住她,一边擦眼泪一边急着检查糖果身上有没有受伤。

“找死啊!”司机摇下车窗骂骂咧咧。显然他也没想到半路杀出个孩子。

苏晚晚也知道是自己的责任,赶紧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孩子不是故意的,她也吓住了。”

提到孩子,她眼圈又红了,糖果是她全部精神寄托,万一有什么闪失,她无法原谅自己。

“你不说我还没注意,感情现在9102年了,流行带着孩子一起碰瓷啊!真是一群穷鬼!”

司机下车,看到娘俩的穿着打扮,趾高气扬的说道。

苏晚晚本来对自己闯下的祸感到很愧疚,所以她很诚心的道歉。但是却没想到司机说话这么难听,还冤枉人。

“叔叔你说谎,我们是人,不是鬼!”

糖果抢在苏晚晚的前面回敬司机,她听不太明白司机说什么,但是最后一个字鬼她是听明白了,所以她赶紧纠正。

“活见鬼了,真没见过碰瓷还这么理直气壮的!”司机掐腰一脸不饶人。

“够了!我知道我们理亏,我也诚恳的道歉了,但是你怎么这么说一个孩子呢?”

苏晚晚压抑着火气,面前这辆车,少说也好几百万,对方穿的也是一身名牌,难怪会这么瞧不起人。

但是她仍旧不卑不亢地说道。

“云飞,少爷还要去医院复查。你有完没完了。给点钱赶紧打法,没耽误事。”

后面一辆车追上,车窗摇下,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不耐烦的说道。

苏晚晚瞧了一眼,不由得暗自咋舌。今天出门没烧高香吗?这辆车比那辆车还名贵,看来她是惹上有钱人了。

“叔叔,我不要钱,刚才那个叔叔说我和妈妈是鬼,他说错了我在纠正他。”

糖果毕竟还是个孩子,奶声奶气的说道。

“得,得算我倒霉,给,一千,下次别让我再看到你们!”

之前那个男人嘟嘟囔囔,一脸不乐意。

苏晚晚再也压抑不住脾气了,为什么这些人都这么自负,他们以为自己是谁?

从前陆灏明说不想再看到她了,现在这个陌生男人也是,她做错什么了吗?

“对不起,H市是你家的吗?这条路是你家专属的吗?你凭什么吆五喝六的,我就住在这座城市,这条路以后我还会走百八十遍!”

明知道这股邪火不全是因为这个男人,可是她还是一股脑倾诉出来。五年了,她太需要发泄一下了。

“云作,回车里。”没想到第二辆车里,除了司机还有一个人。

后车窗摇下,一个低沉的男声冷冷的说道。

苏晚晚站的地方有些对光,她眯眼看了一眼车里的男人,不知道为什么,对着这个气质冰冷的男人,她竟然讨厌不起来。

这种感觉真奇怪,她并不认识他啊!

精彩好书,马上开车!

  •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以后再也不怕找不到书了!

    长按二维码3秒钟,即可关注!

    识别二维码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