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我妈咪不是扫把星

苏晚晚叹了一口气,如今她的身份不同,还是不要和那个圈子有什么交集才好,她只想平安的把糖果拉扯大。

“那样反而显得你很小家子气啊妈咪,会被人看扁的。”

糖果学着大人的模样有板有眼的说道。

“……”苏晚晚突然觉得大脑有些不够用。

漫长的一段路就在娘俩的说笑中走到了目的地,望着古朴典雅的大门,苏晚晚觉得眼眶都热热的。

“外婆,我是晚晚,我回来了。”

五年前,她被苏家赶出家门,投奔了外婆家。本来想着在外婆家住下,再找点事情做,不料却发现自己怀孕了。

刻意压抑下那一段噩梦般的回忆,却还是伴随着孕吐再一次将噩梦重现。

她那个时候患了不轻的抑郁症,好几次都想去死。

在家她拼命隐瞒,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最后一次,她去寺庙烧香,希望佛祖保佑妈妈在天之灵,然后她打掉孩子,就去找妈妈团聚。

也许是机缘巧合,也许就是命不该绝,云游四海的方丈竟然回来了,而且进到寺庙,就碰到了一脸生无可恋的晚晚。

慈祥的老人开导了她一天,也正是因为那次缘分的相遇,让她下定决心,再苦再累也要生下这个无辜的生命。

从寺庙出来她就离开外婆家,到了外地。因为没有户口,因为怀孕,她找不到好的工作,这些年,为了照顾孩子,她的日子过的紧紧巴巴。

“早晨吃饭还好好的,怎么会这样?”

就在苏晚晚沉浸在回家的喜悦中的时候,院子里传来了女人尖叫的声音,跟着便是手忙脚乱,门打开,苏晚晚一眼看到了小姨。

“小姨!”苏晚晚礼貌的喊了一声。长辈之间的事情她隐约知道一些,小姨和她家关系不太好,据说当年小姨也看上了她的父亲,然而父亲执意迎娶母亲,所以小姨和母亲彻底断绝了关系,连带着她一起厌恶。

无论事后母亲怎么劝说,都无济于事。

她当年回外婆家住的时候,正好赶上小姨去外地学习,所以才错开。

“我说的怎么那么晦气,原来是扫把星回来了!”

“我妈咪不是扫把星。”

站在晚晚身后的糖果不愿意妈咪被责骂,替妈妈辩解。

“起来,没看到家里乱翻天了吗?”就在这个时候,救护车开到了,没等救援人员下来,小姨一把用力推开了苏晚晚,恶狠狠的说道,

“一个不嫌晦气,还带了一个小的。难怪阿妈会病倒,都是被你们克的!”

“算了算了,有那个生气的功夫,赶紧帮忙。”

开口说话的是苏晚晚的小姨夫。

“外婆怎么了?”

苏晚晚紧张的看向里面,无奈小姨拦着根本不让她进去。

“被你克的,你滚蛋我阿妈就好了。”

小姨骂骂咧咧的,直接推开苏晚晚跟着救护人员上了车,全然不顾苏晚晚的担忧。

“晚晚,你小姨就这脾气。刚才你外婆不知道怎么了,上了厕所就倒在厕所门口。”

小姨夫叹了一口气,就上了车。

“外婆,外婆。”

救护车撕心裂肺的鸣笛声将晚晚的哭声掩埋。

“妈咪,太姥姥怎么了?”

糖果没见过这样的架势,有点害怕哭了。

“糖果乖,不哭!”

苏晚晚擦干了眼泪,眼下,她必须要马上去医院,看看外婆究竟怎么样了,她才放心。

“糖果,我们去医院。”

苏晚晚将糖果抱起来,然后把行李放在院子门口,就带着糖果坐上计程车。

还好,外婆送来的及时,保住了性命。不过却落下了后遗症,从此以后可能无法自理了。

“晚晚回来了?”

经过一天一宿的抢救,外婆已经能开口说话,只是含含糊糊不清楚。

“嗯,外婆,我回来了。”

晚晚红着眼睛,拉着外婆的手,将糖果带到外婆面前,“外婆,这是小糖果。”

也许是血缘至亲的关系,糖果见到太姥姥不但不害怕,反而还很亲的拉着老人的手:

“太姥姥好。”

“好孩子。”外婆也是岁数有些大了,有些糊涂了,竟然没怀疑还没有结婚的苏晚晚哪里来的孩子。

因为苏晚晚在,所以小姨干脆就回家了,到了五点多,才晃晃悠悠的过来。来了就是一顿指桑骂槐。

“不嫌丢人现眼,带着一个拖油瓶到处晃悠,我们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小姨,外婆刚刚苏醒,需要静养。”

苏晚晚紧紧地拽着糖果的手,然后压低声音说道。

“阿玲,孩子好不容易回来,你就少说两句。”

小姨夫拉了拉小姨的衣角。

“你闭嘴,哪里有你说话的份儿了。”没想到小姨根本就不把小姨夫放在眼里,也不管外婆这边刚刚苏醒需要安静的环境,掐着腰尖酸刻薄的说道:

“你爱去哪里去哪里,别带着孩子在我家晃悠。”

苏晚晚这次本来就是带着孩子回来投奔妈妈的娘家的,所以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可是小姨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她的底线,骂自己也就算了,连带着孩子和老人,都不管不顾的,于是她上前一步,小姨有些害怕了,因为晚晚比她高出不少。

“怎么?你想打人?来人啊,没天理啊,小辈打人打长辈了。”

这个档口小姨竟然撒泼哭闹起来。外婆再糊涂,这个时候也看明白了,只是她没办法说出太多的话,只能默默地抹眼泪。

“你给我闭嘴!”

苏晚晚的脾气很好,一直给人与世无争的印象,只是再好脾气的人,一旦触及底线,爆发起来,也是让人害怕的,晚晚就是这样。

小姨吓得立马闭嘴,躲在小姨夫身后,晚晚一字一句的说道:“小姨,我带糖果回来是会给大家添麻烦,但是妈妈不在,我的家只有这里了,我投奔外婆,也无可厚非。再有,刚才你说让我想去哪里去哪里,好,那我就带着糖果去你单位住好了。我没办法,为了活下去,我不会嫌弃条件艰苦的。”

听到晚晚要到她单位,小姨一下子吓傻了,这要是让厂里的人都知道自己容不下小辈,工作可就保不住了。

精彩好书,马上开车!

  •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以后再也不怕找不到书了!

    长按二维码3秒钟,即可关注!

    识别二维码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