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没饱

“我没饱。”

江上月站起小小的身子,在老太太伸手打她的之前,眼疾手快的舀了一碗野菜糊糊。

“臭丫头片子!你饿死鬼投胎?”老太太骂道,这赔钱货的手也太快了,这么一碗糊糊给她喝了,实在可惜,还不如给大孙子喝。

“饿死鬼投胎是不是不知道,但我要是不喝,就真成饿死鬼了。”江上月将碗里的糊糊倒了一半给自己老娘宋薇。

“赔钱货吃那么多干啥?”老太太竖着眉毛:“赶紧倒回来!”

江上月撇撇嘴,要不是自己饿的实在受不了,这破玩意儿,自己才不稀罕,她仰起头,在全家十几口的注视下咕咚咕咚喝了个干净。

宋薇见着婆婆沉下来的脸色,轻声说:“娘,六元大病初愈,你就让她多喝一碗吧。”

江老太将碗碰的一声掷在桌子上,全家人除了江老头外全都被吓了一跳,一时间屋子里静的吓人,谁也不敢在这时候触老太太霉头。

宋薇见婆婆生气了,心里叹了一口气,将碗端起来,想倒回盆里:“娘,你别生气,我不吃就是了。”

江上月冷眼看着江老太,这是跟她耍横呢!想当初自己在仙界的时候,谁人不得给自己几分面子,还从来没见过敢在自己面前甩脸子的。

她按住宋薇的手,眼刀子扫到江老太身上,太过锐利的眼光像是鹰一般,老太太看着小孙女的目光,心里突然打了个突,有些害怕,但毕竟全家人都看着呢,怎么也不能丢了面子,她梗着脖子,粗声粗气的骂道:“你个小白眼狼,你那是啥眼神?!我是你奶!“

江上月将盆端起来,快速后退两步,冷冷的说:“你不让我娘吃饭,那大家都别吃了!”

说着就要往地上倒,现在粮食比肉都金贵,江老太哪舍得让江上月糟践粮食,气的骂道:“天杀的小王八蛋,你这是要气死我呀!赶紧把盆给老娘放下!”

江上月没说话,将盆里的糊糊往下倒了一点,全家人心疼的不行,心里直说她糟践东西,可谁也不敢说话,生怕触老太太眉头引火烧身。

“老天爷啊!快下道雷劈死这个白眼狼吧!这么糟践粮食!”老太太心疼的直嚎:“老三啊,你睁开眼睛瞧瞧,这就是你的好闺女!这是诚心逼死你老娘啊!你咋就生了这么个王八羔子!”

江上月冷笑:“现在是社会主义,人民当家,打到牛鬼蛇神,不搞封建迷信那一套,你再这么嚎下去也不怕别人听见了举报你!”

老太太一听,也害怕被抓走批斗,顿时不敢嚎了,扭头瞪着宋薇骂道:“老三家的!这就是你生的闺女,没教养的货,你还不赶紧让她把盆放下来!?”

宋薇无奈的扯了扯嘴角,自己闺女自从风寒好了之后,就跟换了个人似的,有的时候自己说的她也不听了,虽然这次闺女是为了自己好,可是她到底不愿意看见闺女和婆婆相争,她蠕动着嘴唇想说话,但到了嗓子眼,被江上月一眼瞪了回去。

江老太见状心里骂着宋薇没用,连自己闺女都管不好,但看着盆里的糊糊一点一点的见少,最后还是妥协了,嘟嘟囔囔的骂道:“吃,吃!吃死你们娘俩!”

江上月这才将盆放下,对宋薇催促道:“娘,快吃!”

宋薇在老太太的注视下硬着头皮几口喝完糊糊,起身拉着闺女逃似的回了屋。

关上门,江上月脱鞋上了床,皱着眉头问:“娘,你跑那么快干啥?你吃饱了吗?”

“吃饱了。”宋薇到了点热水给江上月喝着暖身子,坐到床边,小声的说:“闺女,你咋敢那么跟你奶说话?娘知道你现在性子变了,不听人说,可那到底是你奶。”

江上月翻了个白眼,是她奶咋了?上次跟自己甩脸子的人现在坟头草都长了一尺高了。

“娘,你这性子得改改,整天让人欺负可不行。”

“你这孩子,懂啥?家和万事兴!”

“是啊,兴到房子都让大房给抢走了,自从爹死了以后,屋子让大房占去住了,咱们这屋,连个炕都没有。”

三月份的天气还冷,屋子里只有一张板床和一床棉被,里面的棉花又黑又硬,根本不暖和。

屋子里又没炕,娘俩只能缩在一起取暖。

宋薇没说话,因为她知道自己闺女说的对,可她总觉得家和万事兴,凡事都忍让再三,毕竟七八年都是这么过来的。 

休息了一会儿,宋薇跟着妯娌下地干活去了,江上月在被窝里躺了一会儿,才慢吞吞的坐起身。

魂魄附身在现在的十四岁的肉身上已经一旬有余,但江上月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来的了,她只记得自己在和天帝大战时陨落,睁开眼睛就来到了这个世界。

随之而来的,还有她的储物戒指,八千世界。

小江上月因为早产身子羸弱,感染一场风寒后去世,让江上月捡了个便宜,重活一世。

江老太三个儿子,大儿子江山丰,三儿子江山水,原主的爹江山和排行老二,是个教书先生,江上月生下来没多久就因为晚上抄近路掉冰窟窿里死了。

孙子辈的只有四人,大孙女一元,二孙女三元,三孙女六元,还有小孙子二宝。

江老太重男轻女,极为疼爱江二宝,却视自己三个孙女儿为草履,总喜欢压榨两个孙女干活。

江上月可不惯她这毛病。

身子在自己暗中的调养下已经全然好了,但是由于长期的营养不良,依然小脸蜡黄。

她得自食其力,床头放着一件花棉袄,又破又旧,打了十多个补丁,里面的棉花跟被子里的一样,又黑又硬,也不抗风。

现在四月份,外面的天气还冷,江上月犹豫了一下,还是穿上了棉袄。

江家村后面就是小寒山,绵延无穷尽,是一座很大的山,但没人敢进深山里面打猎,里面的野兽太多,一不小心,会要人命的,最多也就是在山脚下的林子里面掏掏鸟蛋挖挖野菜。

林子里传来小孩的欢笑声,江上月走进一看,两个浑身脏兮兮的男娃正在树上掏鸟蛋。

精彩好书,马上开车!

  •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以后再也不怕找不到书了!

    长按二维码3秒钟,即可关注!

    识别二维码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