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没钱不许睡她

魏严廷听到她这么说顿时警觉,又怕她回去吵闹气着爹娘,连忙拒绝:“小七还在家里等着我们,还是改日再去吧。”

“你放心,我们买了这么多东西也吃不完,我只是想分一半给他们,还有你的弟弟妹妹。”

魏严廷更加惊讶,这个媳妇当真和从前不一样了。

魏家也并不富裕,一家几口住在一间小小的房子里,房子里没个隔间,只有厨房是单独分开的。一家人吃饭睡觉都在这小小的屋子里,看着都挤。

二人回来时,魏娟正坐在院门口掰着苞米,看到秦瑾表情像见了鬼,立刻拿起装着半碗苞米的小碗:“你怎么来了?家里可没东西让你拿。”

“三妹,怎么可以对你嫂子这么说话?爹娘呢?四弟呢?”

“爹娘和四弟都在屋子里。”

魏娟看着两人手里大包小包,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那两块肉,肚子里馋虫打转。她已经好几个月没吃肉了,看到肉嘴里就唾液分泌。

“我和廷哥买了些东西,送来给公婆一起吃。”

魏娟一听自己也有份,顿时喜笑颜开。不光去屋子里叫了爹娘,还帮着秦瑾把肉和菜拿到厨房去。

魏母一听秦瑾来了,吓得立刻藏东西,听到秦瑾带了肉,还怀疑是自己耳朵不好使,又让魏娟再说了一遍,立刻跑去厨房看。

看到灶台上满满的肉和菜,魏母愣在那里,狐疑的看向魏严廷:“老二,你媳妇这是怎么了?”

秦瑾投湖自尽的事谁都知道,魏母寻思着是不是人没死成脑子坏了。

“娘,阿瑾现在和原来不一样了,她变好了。”

秦瑾和魏娟一起在厨房忙活,魏母也跟着过来帮忙,要不是亲眼所见,她绝不相信这媳妇脱胎换骨。

虽说她医术过人,但在厨艺上并不拿手,好在有魏母和魏娟帮忙,才成了这一桌子菜。魏老爹身子不好,自从入了冬便一直躺在床上不起来,此时闻到厨房里的肉香,一下子睁开眼从床上坐了起来,腰也不酸了腿也不疼了。

“老头子,咱们二儿子和二儿媳带了肉回来孝顺咱们了。”

“肉、肉……”魏老爹睁大眼睛,看着一桌子饭菜直咽口水,本不结巴的人说气话来也不太利索了。

“爹、娘,菜都做好了,你们先吃吧,我去厨房叫三妹。”

魏老爹连连点头,此刻只要能让他吃上肉,儿媳说什么就是什么。

这一顿饭吃的是难得的和乐融融,吃完饭魏家人对秦瑾的态度也好了许多。魏母和魏娟亲自送小夫妻出门,更让她高兴的是,秦瑾把没吃完的肉菜都留在了魏家。

买来的猪肉她特地让贩子切成两快,本就是打算一块在魏家煮了吃,另一块拿出去给小七做。

“你看你,好不容易赚的银子就这么用完了,其实爹娘他们不缺吃的,你也没必要这么浪费。”

“那是你的亲人也是我的亲人,我孝顺他们是应该的。”

魏严廷有些难堪:“我不是不想你孝顺爹娘,我只是不想让你花钱,原本赚钱养家也是男人的事,怎么能让你操心?”

“这大雪天动物本就在冬眠,打猎也不好打,我也不想你雪天出去危险,还是等开了春再去吧。你有空帮我多做一些罐子,家里唯一的两个已经被我用了。”

“嗯。”魏严廷搂住她的腰,目光炽热:“阿瑾你是在担心我吗?”

她从前从不管他死活,只会怪他打不到猎物换不来钱。

她害羞的低下头,即便是前世她也没和男人这样接触过,虽然工作上出类拔萃,但感情上却是一片空白。她害羞时脸颊红扑扑的,像熟透的苹果,魏严廷难以自持,俯身亲了下去。

雪天路滑,手中的东西少了一些,魏严廷便执意要背她回去。

她喜欢这汉子温暖宽厚的肩膀,在这冰天雪地里格外温暖。她紧紧抱住他的脖子,一趟下山回来,二人的关系又近了一些。

小七在家里眼巴巴的等着二人回去,一看到他们就立刻冲过去乖巧的替他们拿东西。秦瑾把糖葫芦给他,小七看着手里的东西却并没有太高兴,小小年纪却像是满怀心事的样子。

“怎么了?”

“我、我还以为阿姐不回来了。”他说的委屈。

想着这一趟自己去的的确够久,她揉了揉他的头:“不用担心,阿姐不会不要你的,阿姐带了肉回来,一会儿就做给你吃。”

紧哄慢哄小不点才终于开心起来,坐在旁边吃着糖葫芦看着她做饭。

“阿姐,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只要你乖乖听话,阿姐以后赚了钱就买给你吃。”

“当真?”

“当然。”

吃饱喝足,见天色不早她便哄了小七睡下。

魏严廷从外面挑水回来,看到床上的姐弟,小七盖着被子睡的香甜,秦瑾一手枕着头,一手有节奏的轻拍着小七的胸口,嘴里哼着不知名的歌谣。

看着进来的汉子站在门口傻笑,整个就跟一个二傻子一样。

“时候不早了,廷哥你快睡吧。”

“阿瑾,让小七去小床上睡吧。”

即便她再不经世事,也听得懂他这样的暗示,心底小鹿乱撞。

其实她也不是没想过和他在一起,但是现在这个情况的确不适合怀孕,家里这么穷,吃了上顿没下顿,小七也到了该读书的年纪,一个娃的问题还没解决,哪里还能再生别的?

古代又没什么避孕措施,她若这么跟他睡了,怀孕的可能的确很大。

魏严廷将小心翼翼的将小七抱到了小床,脱了鞋袜进了被子,从身后抱住了她。

宽厚的手掌贴着衣物,那掌心的温度似贴着皮肤,让人心痒痒的。

女子姣好的身材和纤细的腰肢,还有那因为紧张而不停起伏的胸口,让他再也耐不住寂寞。

就在他要更进一步时,她却忽然打断了他:“廷哥,我和你商量件事。”

“你说。”

“小七年纪也不小了,我想让他读书,可是我们现在的情况你也是知道的。屋子又小,家里又没什么钱,这个时候不能再有一个孩子了,我们也负担不起。我想再等等,等到咱们有点积蓄,到时候对孩子来说也是个保障,你觉得呢?”

精彩好书,马上开车!

  •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以后再也不怕找不到书了!

    长按二维码3秒钟,即可关注!

    识别二维码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