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好的,老大爷

昨日一宿没睡,给顾邯上完药顾半初毫不含糊,倒头就睡。

真正意义上的那种倒头就睡,顾邯从没见过谁前脚眼睛刚闭上,后脚就响起浅鼾的。

顾邯伤的不轻,加上没有上好的药物,只是粗略处理了伤口。这时顾邯也无事,便守在顾半初身边。

顾半初忽然毫无征兆的睁开了双眼,眸中露出几分凛冽寒意,十足的防备。

顾邯吓了一跳,来不及问便听见了外面传来尖细的声音:“顾邯!”

顾邯急忙出了门。

“杂家过来给你们带个信儿,过几日就是各家子弟登万兽峰的日子,太子殿下说要带你们公主一起去,到时候可别忘了。”

“可公主她这个样子……”

太监不悦的打断了顾邯的话:“杂家就是个带话的。”

顾邯只得迟疑的点了点头。

顾邯刚踏进屋子,顾半初便道:“我都听见了,我去。”

第二日就有来接的马车,和她的末茔宫一个风格,四处漏风,比搭积木还草率。

顾半初就跟没注意到似的四平八稳的上了马车,被颠了好几日之后两人终于抵达了万兽峰。

秋风猎猎,万兽峰高耸入云。

这座山峰里有着无数的灵兽,越是往高处走,灵兽便越稀有,等级便越高。

旁人都穿着闪闪发光的软甲,骑着骏马,意气风发。

唯独顾半初穿着一身破布衣裳,瘦的跟豆芽菜似的,可怜兮兮的缩在太子殿下的骏马后腿旁。

“你们看,那个就是融央公主,云凰第一丑女那个。”

“哇,就是她啊,怎么长得这么恶心,昨天的饭我都要吐出来了。”

“太子殿下要娶这样的人太可怜了吧?”

“不是说她是个没有灵力的废物吗,来万兽峰舍身饲虎的?”

“哈哈哈,这样的人连山脚都过不去吧。”

顾半初微笑着,微笑着,微笑着……猛然眯起了眼睛,准确无误的寻找到议论她的人,带着铺天盖地的冰寒戾气:“你们再说一句试试?”

那几人骤然受到这样的凶狠眼神,只觉得喉咙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扼住,一个字都不敢多言。

大部分人收了视线之后,小部分的视线就开始引人注意了。顾半初顺着视线追过去,发现那道视线来自一架富丽堂皇的马车,被发现之后马车里的人不慌不忙的收了视线,那叫一个从容不迫。

按照地位来算,那个位置是云凰的六王爷。

据她所知,这个六王爷自小体弱多病,修为低下,只有极重要的事情才会勉强露一面,在皇家是个相当没有存在感的小透明。

云凰帝君适时露了一面宣布为期七日的狩猎正式开始,一众年轻的世家子弟们便高喝一声冲了出去。

由于是给世家子弟们的试炼,所以所有人一概不准带侍卫,这七日只能靠自己的力量狩猎灵兽。

顾邯不厌其烦的嘱咐了顾半初好几天,她耳根子都要长茧了。

这件事其实没什么好说的,太子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借故让她死于意外。所以刚一进山顾半初就被抢走了所有的干粮和水丢在了原地,她表示毫不意外。

顾半初也乐得清闲,这地方能饿死融央,但是饿不死她。至于灵兽,她大概就无能为力了,谁让她是毫无灵力的废柴呢。

北荒大陆人人都有灵力,这是来自于灵魂的力量。灵魂是有颜色的,根据颜色的不同,每人擅长的事情也不一样,以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为佳。颜色越纯正的天赋越高,反之越暗淡浑浊的便代表着天赋差。

同样每个人都拥有灵魂之力具象出的产物——颜灵。人们的颜灵各式各样,大部分都以武器的形式出现,比如北冥宴承的颜灵就是一柄长剑,也有人的颜灵是有生命的兽类。

“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吗?”顾半初自言自语着忽然想起了身体里的那道声音,“老大哥,你在啵?”

“……”

“在啵,老大哥?”

“本尊比你大了不知几千岁。”

“好的,老大爷。”

“……”

“老大爷我真的没救了吗?”

“本尊没有理由帮你。”

顾半初狡猾的听出了她大爷话里的意思,顿时喜上眉梢:“意思就是我还有救是不是?!”

她大爷不吱声了。

“老大爷,我若是死了,你也会死吗?”

她大爷开始装死,顾半初就不厌其烦的一遍又一遍的问。直到她大爷被烦的受不了了,才施舍似的挤出来两个字“不是”。

“那是怎样?”

“本尊不在你的身体里,本尊在你的灵魂里。你若肉身消弭,转世何处,本尊便在何处。”

在融央公主的记忆里从来没有出现过这道声音,他一直都是在安安静静的观测她的人生,看她从生到死,从死又到生。

这真是,太可怜了。

顾半初深切觉得她得关爱孤寡老人。

“老大爷,你帮帮我吧,我陪你聊天。”

“……”

她大爷摆明了不想和她聊天。

“憋这样,我会很伤心的。”顾半初嘴角挑起,“要不我换个条件,你肯帮我,我就还你自由怎么样?”

“你做不到。”

“没试过你怎么知道我做不到?”

那道声音低低的笑了一声,像是自嘲,又像是悲哀:“你连本尊是谁都不知道,谈何还本尊自由。”

“那你叫什么名字?”

“本尊没有名字。”

“那我给你取个名字吧。”顾半初瞧着脚边潺潺的小溪,“渊。”

那声音猛然愣住了,再出声时甚至有些沙哑:“你说什么?”

“你的名字。”

声音艰难的问道:“为什么叫这个名字?”

“深沉如海,退而有岸。”

时过境迁,数千年前,他面前曾经站着一位面容绝丽的华服少女。

少女对他说:“你看这世间万事万物都是有名字的,天上飘着的雪白的叫云,地上长着的翠绿的叫草,无处不在的最明媚的叫光。”

“名字是来处,也是归处。有了名字就不再迷惘了。”

“渊。”

“你喜欢吗?”

“深沉如海,退而有岸。”

精彩好书,马上开车!

  •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以后再也不怕找不到书了!

    长按二维码3秒钟,即可关注!

    识别二维码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