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狗儿子皇帝来冷宫了

“辰昭仪,您来这里做什么?”樱桃上前阻拦。

“大胆,你这个贱奴,哪里来的胆子,质问本宫!拖下去掌嘴!”辰昭仪立刻露出了凶相。

“你敢!”欧阳羽兮的眸子里染上了上一抹怒意。

“怎么?一个被打入冷宫的太后,还想怎么样?欧阳羽兮,私下里,我叫你一声好妹妹!虽然你是小娘养的,但是代替本宫入宫,嫁给了先帝……本宫也应该感谢你!”

辰昭仪面带鄙夷的说着,发出了刺耳的笑声。

这立刻让欧阳羽兮知道了原主的过去。

原来原主就是代替这位嫡出姐姐欧阳辰兮入宫,才嫁给糟老头的。

但她却嫁给了英俊潇洒的新帝。

这个如意算盘打得极好。

“好了,妹妹!本宫今日发善心,给你带来了晚膳!”

辰昭仪不怀好意的说着,然后示意身边的嬷嬷,将餐盒打开,递到了欧阳羽兮的面前。

但是这餐盒里的食物,早已经腐坏。

“太后,老奴听闻娘娘,在王府之中的餐食,也是这种!所以才带了过来,太后不要见外,多用些!”辰昭仪身边的嬷嬷阴阳怪调的说着。

可是欧阳羽兮给予这个老嬷嬷的回应,则是一个大耳光。

一声惨叫之后,骄纵的老嬷嬷倒地。

辰昭仪气的直跺脚,“你……欧阳羽兮,你这个小贱人,本宫的人你也敢动!”

“哀家可是当朝太后,谁都敢打,不信你伸过脸来试试。”

欧阳羽兮淡淡的说着,两手已经紧紧握拳,朝着辰昭仪走了过来。

“你……你敢动本宫试试!欧阳羽兮,你这个贱胚子!小娘养的下贱玩意,让你进宫就是抬举你了!”

辰昭仪又气又怕,她是第一次看到,自己这个庶女妹妹会如此有魄力。

‘难道这个贱人,真如宫里传闻,成失心疯了?’

没等辰昭仪反应过来,欧阳羽兮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似笑非笑的说道,“哀家就把你送来的餐食,赐给你了!你好好享用!。”

“不……你放开我!”辰昭仪拼命挣扎。

小宫女和嬷嬷立刻想上前帮忙,可是一个被樱桃死死拉住,一个被大黄咬住了腿。

此时的欧阳羽兮,全身上下,散发出强大的气场,所有人都怔住了。

“樱桃,喂哀家的这位好姐姐用膳!”

欧阳羽兮此言一出,樱桃立刻行动,拿起腐烂变质的食物,塞进辰昭仪的嘴巴里。

嗷嗷乱叫的辰昭仪,不停地呕心呕吐,但还是不忘指着小太后怒斥道:“你……你这个小贱人,本宫……本宫不会饶了你!”

今夜冷宫的不平静,传到了新帝的耳中。

“皇上…冷宫那里……”小太监二宝刚提到冷宫两个字。

新帝萧毅紧握住毛笔的手,悬在了半空。

身着黑金色龙袍的皇帝,俊美如天神般的容颜,上染上了一层寒霜。

二宝不敢在说下去,因为冷宫里这位娘娘,是皇上此生不想见的人。

“起驾……去冷宫!”

“呃?”二宝呆愣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

即便一肚子的疑问和惊讶,他也不敢多问一句。

此时的冷宫内,刺耳的争吵声,聒噪的狗叫声,不绝于耳。

“这是……辰昭仪的声音!”二宝提醒着。

但是皇帝却面无表情,一把将冷宫的门推开。

在场的五人一狗,都惊呆了。

而欧阳羽兮也是第一次,看清皇帝的正脸。

“我去!这古代的皇帝,都是男神级别的颜值了……看来我的穿越,还不是那么糟!”

可还没等欧阳羽兮调整好状态,会一会这个绝美的皇帝。

被打得鼻青脸肿的辰昭仪,连滚带爬的来到了皇帝的面前。

哭天抢地的哀嚎着,“皇上,臣妾只是挂念妹妹,才来到这冷宫……她却将自己宫中腐坏的餐食,喂予臣妾吃!皇上……你可要为我做主呀!”

辰昭仪这一套白莲花说辞,让欧阳羽兮自叹不如!

而辰昭的表演还没有结束,她继续指着欧阳羽兮说道:“妹妹……你在皇上登基之日,做出无耻之事,还不惭愧改过,现在……还要伤你的亲姐姐!你好狠的心呀!”

辰昭仪说着说着,眼泪就掉下来了。

但是欧阳羽兮费话不多,抬起手,一巴掌又重重的打在了辰昭仪白皙的脸颊上。

“辰昭仪……这戏台子,还没有搭好,你就开始演戏了!你才是影后……老娘服了!”

在前一世当惯了满级大佬的欧阳羽兮,在后宫之中面对这样的白莲花,自然不会手软。

冷眼旁观的皇帝,眸光一闪,唇角微扬,依旧沉默。

“皇上!”辰昭仪又开始了她的苦情戏。“妹妹她在王府之中,就是如此鄙陋粗鲁,她的品行,不配做太后!”

“哀家做不做太后,你这个小贱人还没有资格管!哀家的儿子,都没有说什么……”

此言一出,整个冷宫的空气都凝固了,似乎只回荡着欧阳羽兮,那一句,‘哀家的儿子’。。

这位小太后不过十八岁,而皇帝今年二十有五。

两人完全没有血缘关系!!

欧阳羽兮到底哪里来的勇气,敢说皇上是自己的儿子?

所有人都清楚的看见,皇帝的眸子微微一闪,露出了一丝丝的怒意。

而这一刻,欧阳羽兮意识到,自己对皇帝的称呼,好像有那么一点不合适。

立马改口道:“哀家没想到……皇帝会来冷宫!实属不巧,哀家那胡言乱语的姐姐,污了皇帝的耳朵!”

皇帝的利眸,落在了欧阳羽兮的身上,不禁让欧阳羽兮莫名的心虚。

毕竟她不是真正的小太后!

此时皇帝终于开口。

“拖出去。”

三个字,冰冷且绝决。

侍卫们立刻将欧阳羽兮给围住。

这让欧阳羽兮愣住了。

‘难不成,还让老娘出手?’

穿越前的欧阳羽兮是个跆拳道黑带,练过一段时间散打。

也许能应付这些侍卫。

只是在侍卫准备动手的时候,皇帝却呵斥道:“朕让你们把辰昭仪拖出去。”

“我?”不……皇上……是太后她……”

精彩好书,马上开车!

  •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以后再也不怕找不到书了!

    长按二维码3秒钟,即可关注!

    识别二维码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