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初见

她心里记下了,记下了这痛楚。也记住了这出手打她们的人。她发誓总有一天,她会让今天打她们的人,得到应有的惩罚。

只是,她现在不能说什么,自己穿越了这是事实。

在这落后的古代,没有人会容忍一个说奶奶坏话的孩子,会被说成忤逆不孝的。她现在需要暂时忍耐。

那些在篱笆墙外,看热闹的就有人说了:“哎呀!看来今天真得出人命啊!陈李氏,你这样打下去,是不是想坐牢啊?”

陈李氏正打得起劲,被人这样一说,心中有些害怕,把手里的扫帚一扔。

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声哭喊起来:“老天爷啊!这可让老妇人怎么活啊?呜呜……”

李欣然对陈李氏的哭闹豪不在意。她把那感觉肿胀的手,拿到面前来看了看。

面前的妇人看了,心疼的流着眼泪,伸手拉着她那被打得红肿的小手,放在嘴边轻轻的吹了几口热气。

李欣然感觉舒服多了,用那手伸到妇人的脸颊上,轻轻的将那流出来的热泪擦拭干净。

轻声说道:“别哭!这样对眼睛不好!我们今天受的苦,以后会让她还回来的。”

妇人听了,眼泪就流得更加汹涌。但是,她却猛点着头。同时,还对她做出了禁声的动作。

正在妇人悲戚的时候,听见有人嚷嚷道:“理正来了!理正来了!”

这时,篱笆墙外的众人,都赶紧让出一条路来。陈李氏的哭闹声也嘎然而止。

李欣然想要坐起来,自己却不能动弹。就对面前的妇人说:“请您扶我坐起来吧!”

妇人见怀里的人儿,这时多了几分生气。忙轻轻将她搂在怀里,让她靠在自己温暖的身体上。

李欣然才被妇人扶着坐起,就看见从篱笆墙外走进来两个人。

这两个人,一个是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身穿藏青色细棉布长衫,头上扎着方巾,国字脸双眼炯炯有神,眉毛很浓。上唇留着短须,下巴上留着山羊胡子。

这长相,一看就是一个非常正直的人。

另一个,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五官如刀刻,皮肤白皙,唇红齿白,几乎能称得上完美少年。

只见,他身着天蓝色细棉布长衫,肩上背着个木箱子,走起路来衣袂飘飘,让人感觉如同仙人。

这时,篱笆墙外很多小媳妇大姑娘,都用火辣辣的眼睛直直的看着他。

只见,他一抬头,唰!的甩出一片冷厉的眼神冰刀,所有的花痴目光瞬间就消失了。

等他们走进篱笆墙,村民们都跟着进来了。

这时,中年男人说道:“陈李氏!你成天是不是没事干啊?打媳妇!你儿子死了,那是为修运河,跟媳妇毫无关系,你怎么能怪她呢?”

中年男人走近了才看见,坐在地上的小女孩头受伤了。那包头的破布上被侵出来的鲜血又染红了一大片。

他看了忙对身边的少年说道:“梓墨快!这孩子的伤口需要再重新包扎一下!”

少年听了,忙把肩上的木箱子放下来,走到李欣然面前。温声说道:“小妹妹!别怕啊!

哥哥给你包扎伤口,可能会有一点痛,你能忍就忍,不能忍就叫出来。”

精彩好书,马上开车!

  •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以后再也不怕找不到书了!

    长按二维码3秒钟,即可关注!

    识别二维码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