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你果然够味!

由于刚才一直离得远,只能模糊得看简唯的脸,如今这张瓷肌就展现在自己的眼前。近在咫尺的金色面具下是双让人意乱情迷的眼,那双微笑的眼睛让钟毅骁情不自禁地取下了半面面具。好在,那奢华的面具下,是豪不亚于面具的容颜。

吹弹可破的肌肤在酒精的作用下微微泛红,白里透红如躲藏在云朵中的骄阳一般可人。那双唇轻张,吐气青兰,混合着酒味的笑声让钟毅骁都感觉像是喝了一斤老白干一样糜醉。这便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吗?

理智催使钟毅骁应该立马离开,但是简唯一旦意识到钟毅骁打算离去的意思,瞬间栖身而上,一个转身竟是骑在了他的身上痴痴地笑了起来。

没有了面具的遮挡,简唯的美是惊心动魄的,直接看痴了身下的钟毅骁。

夜,总是那么的漫长,长到让某个训练有素的男人都把持不住,几次下来他还是不愿意停止。不够,完全的不够!身为军人的自己有多少年没有这么的放纵自己了?这个女人完全是上天赐给自己的猎物,可是一个处就这么的给了自己,待到明日苏醒之后,自己该怎么面对她呢?

身下的可人儿已经发出了抱怨,十指有气无力的挠着钟毅骁的背部,“魂淡,你给我下去!”

钟毅骁的心中感觉有一百匹草泥马呼啸而过,践踏了自己内心的每一寸土地。自己堂堂一个少将,什么时候成为一个被小女人呼之则来,挥之即去的男人了?

“这是你自己惹我的!”

他玩味的一抹唇角,“你竟然还有精力吵闹!接下来,我看你还有什么力气跟我说话!”

夜深人静,屋内繁星点点,点缀着这个美好的夜晚。

室内烟雾缭绕,钟毅骁拿出第四根烟接着抽起来。随着烟一同吐出来的还有他长长的叹气音。

自己身为一个军人,应用钢铁一般的意志。即使面对敌人的酷刑也不透露一个字的自己,竟然被一个小女人gouyin的七荤八素。现在冷静下来了,才得以用冷静的大脑思考接下来的事件。

左手牢牢的拽着她的手,那跟枪截然不同的质感让自己动容。曾经以为枪就是自己的人生伴侣,现在回想一下,这想法是多么的愚蠢。

熄灭了烟头,捏了捏手中的小手,大被一盖,同身边的女人一起忽忽大睡起来。

宿醉的简唯醒来时头痛欲烈,唇角溢出痛苦的呻吟。稍稍动了一下就可以感受到全身的骨骼都被重组过一样的酸痛,尤其是下半身的撕裂灼伤感尤为明显。

我凑,这是怎么了?

简唯睁开眼就看到眼前被放大数倍的脸。靠的太近,只能看到对方那不比自己差到哪里的皮肤和长长的睫毛。

糟糕,昨晚玩过头了!意识到自己犯下错误的简唯偷偷摸摸得坐起身来,周遭的环境可以想象的出这战况有多激烈。猫手猫脚的聪床上下来,拾掇自己零散在各地的衣服。

动静虽小,可一下子就惊醒了训练有素的钟毅骁,他看着弯腰捡衣服的小女人,绕有兴趣的说道,“女人你好大胆啊,玩玩了我就打算开溜了吗?”

突如其来的男声让简唯大吃一惊,用已经到手的内衣内裤遮盖自己的重要三点。可是遮了上面就露了下面,挡了下面,上面就在跟钟毅骁面对面得say hello。钟毅骁大笑,拿着被子把简唯裹的严严实实,一点肌肤都不让露在外面。

“你身上哪里我没看到过,何必这么的大惊小怪。”

简唯爆发出高分贝的叫喊声,眼前的男人跟自己一样,啥都没有穿。大清早的就勃起在那边,招摇过市!

“别叫了!”女人就是麻烦,现在的反应跟昨晚的热情奔放截然相反。大清早的就看到一副裸体在你面前晃悠,是个男人都会晨勃的好吗?男人勃起不是罪,勃不起来才遭罪。

钟毅骁的话不但没起到作用,反而使简唯的叫喊声更上了一个台阶。就在尖叫声要引来值班经理查探之前,钟毅骁退到了浴室内,这才让简唯停止了声音。

面红耳赤的简唯感觉体内有一大群草泥马在鄂尔多斯大草原上奔腾,昨晚同床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可是现在的自己是清醒的啊!活了22年的我还没看到过那么香艳的画面呢!

不过话说回来……那个男人的身材可以称得上“赞”!刚才没看仔细,似乎腹部上还有六块腹肌……

一拍脑袋,简唯迫使自己恢复意志,现在不是犯花痴的时间,得早点撤才行!

厕所内的钟毅骁听到外面安静之后才开口询问,“喂,你没事了吧?没事的话我们谈谈昨晚上的事情吧……虽然昨晚是你醉酒霸王硬上弓,但是吃亏的肯定是你……若你要我负责,我可以承担。”

霸王硬上弓?我勒个去,你令堂才玩霸王硬上弓呢,就算真是我干的我也死不承认!简唯开始穿衣服,有一句没一句的跟里面那位裸男交谈着,“我不需要钱。”

“……如果你想跟我结婚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结婚?简唯的动作停顿的一秒,而后嘲笑,“你不是在开玩笑吧,这都什么年代了,上个床就得结婚。要是真当要那样的话,我想你家中应该有一大群女人了吧!”

昨晚的记忆慢慢的回来,那一幕幕的禁播级画面让她想要马上逃离这里,“以后相见,我们还是陌生人…..”

紧接着一声清脆的关门声,简唯消失在了房间内。

一听不妙,钟毅骁出浴门查看的时候,简唯早已不见人影。满屋子的狼藉依旧,可是早已不见这个屋子昨晚的女主人。被女人撕裂的衬衣也安然的躺在床边,似在哭诉对方的粗鲁。

何时自己的魅力差到这种境地了,已成舟的木块竟然独自漂流而去了!钟毅骁自嘲一声,“走的还真绝情,最起码留个名字……以后若是要什么帮忙也可以来找我……”

精彩好书,马上开车!

  •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以后再也不怕找不到书了!

    长按二维码3秒钟,即可关注!

    识别二维码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