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第三者

“因为.....”顾里故意顿了顿,涂着鲜红蔻丹的手指优雅地端起桌上的咖啡,小口抿过,良久才抬起头,对着面前刚刚赶来,狼狈不堪的沈岑说道:“这是你欠我的,妹妹。”

沈岑愕然,“我欠你的,和秦若风有什么关系?”想到刚刚办公室里暧昧的语气,沈岑心里一阵酸涩。

“你妈妈勾引我爸爸小三上位,我们母女被逼出家门,所以我再截下你给秦若风解释的信换成我的告白信,然后故意接近他成为他的爱人,有什么不对?这是你妈妈欠我妈妈的,你得还!”

当初,沈岑因为没有课本,所以请求和学弟秦若风公用一本书,也因为一本书而结下缘债,少年的一场青涩爱恋,还没结果就已经败在了流言蜚语下。

同学绘声绘色的描述她和若风的苟且,而又在那时查出了她患有家族遗传病,只得远赴国外治疗,能不能回来未可知,因此故意出口伤害秦若风,就算到时她死了,秦若风也会因为恨她而不会伤心。

只是后来,她听留学的同学说到秦若风的颓废,忍不住回信告诉她出口伤他的真相,并且婉转表达了自己的心意。

只是这么多年,一直都是她给他写信,送东西,秦若风却不曾有过回复。

“顾里,父母辈的事由她们还决定,无论我妈妈是不是真的伤害了你,你都不应该算在我头上。”沈岑知道顾里心里一直对他们有误解和怨恨,只是妈妈一再告诫她不要对顾里说出实情,那样顾里会承受不住。

“顾里,无论你想要什么,我都会尽量给你,但是秦若风不行,如果你只是为了报复我而抢走若风,你又怎么能得到真正的幸福?”沈岑试着劝服顾里,却遭到顾里轻蔑的眼光。

“若风家大业大,我嫁过去就是万众瞩目的秦少奶奶,有什么不幸福的?”她真的受够了贫贱的日子。

她还记得那个雨夜里,妈妈把小床上的她抱走,淋着雨,离开了沈家,在一个宾馆里饿了几天后,妈妈突然疯了似的哀嚎。

然后恶狠狠地告诉她,是一个狐狸精勾引了她爸爸,把她们赶出了家门。

所以,她立誓报复,她绝对要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过的比谁都好!

“沈岑,你怎么不想想,你在他最绝情的时候走掉,让他恨了那么多年,是我一直陪在他身边,我们早就相爱了,真正的第三者是你啊!”顾里指着沈岑的脑袋,丝毫草稿不打地嘲讽道。

如同一把把尖锐的匕首戳进沈岑的心,将她本就破碎的心碾的粉碎。

“若风只是感激你,感激不是爱。”沈岑没有躲开顾里的手指,却扬起头,倔强地说道。

“狐狸精的女儿就是个小狐狸精,你怎么那么不要脸?看到秦若风如今的地位又死皮赖脸地勾搭上来,和你女表子妈一样贱!”顾里起身俯在沈岑身边,语气轻柔用词却无比毒辣。

精彩好书,马上开车!

  •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以后再也不怕找不到书了!

    长按二维码3秒钟,即可关注!

    识别二维码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