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初遇是劫

天空中雷鸣轰隆,乌云密布,狂风侵袭带来急雨阵阵。碎纸破布被卷到空中翻滚几下忽又落在地上。

沈采采无语的抬头望天,这算不算屋漏偏逢连夜雨。

正是由于这雨害的她在这里卖身葬父却是无人问津。跪在湿淋淋的石板上,浑身缟素已被雨水淋得透湿,低头看着一双双急匆匆的脚跑过。天知道沈采采是多想拿着一个大喇叭向全世界宣布她要卖身葬父!只是可惜这个叫云苍的大地上并没有喇叭。

沈采采心烦意乱的转头看向依旧淡定的躺在地上,被一席破竹席掩着的阿豆,只得是叹了口气。跪了半天,从自己开始使劲的飙泪开始这雨就一直断断续续的下着,自然是没有人愿意在这雨天里停足观看。

沈采采再次无聊的叹了口气,脸上除了雨水还是雨水,已无半点泪水。面对如此无望的市场,纵然是她泪腺发达,可还是流不出一滴泪来了。

“请问姑娘这是在卖身葬父?”温柔的声音让沈采采想起了自己那个终年斯文,不肯说一句音贝高于四十分贝的老爸。只是这人该不会是脑子有病,在她的旁边就竖着一块木板,上面写着“卖身葬父”四个大字。沈采采终于抬头看向在自己身旁站着的那人,看着看着就忘记了低头,嘴角还渐渐浮现出一丝微笑,完完全全忘记了自己现在正在卖身葬父。

只见那人长发如墨,眼如春水,一笑便是水光波波,迷得人转不开眼。肤如白雪,唇薄鼻直,仿佛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人儿。左脸上带着一面银色面具,却是丝毫不损伤他的美貌。若不是他一身蓝衣男子装扮,沈采采还差点以为他是女人来着,怎么可以有男人长得是如此的好看!那男子手上拿着一柄翠玉骨九折扇,轻轻扇动,温润如玉。这位温润如玉的男子自然就是我们的男主慕连城。

“姑娘?姑娘?”慕连城拿着翠玉骨九折扇在沈采采眸子间来回晃动,他可是在对面的茶楼上观看了她很久了。好一会儿沈采采才触电般回过神来。

感觉到自己的脸在发红,沈采采不由的低下头去。而下着的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太阳又终于探出头来。

“姑娘这是在卖身葬父?”慕连城轻轻扇动折扇又重复了一遍。沈采采扬起头来,机械的点头,再点头。而就是这么一会儿,沈采采四周已经堆满了人。

“小姑娘这是要卖身葬父啊。”

“啧啧,跟爷走,爷保管给你爹找个风水宝地。”

“你说你这爹怎么就把你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闺女给留下来了。”

……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沈采采不由得大喜,看来她的市场是越来越大了。心中酝酿着该如何编造一段凄凄惨惨戚戚,惨绝人寰,惨不忍闻的故事来,好把自己给卖个好价钱。一想到钱,沈采采就不由得两眼放光,自古以来钱就是我们可爱的人民的好伙伴嘛,无人不爱,无人不要的嘛。而一边的慕连城正悠闲的扇着翠玉骨九折扇,气定神闲的看着。

“啊,各位亲爱的爷爷奶奶大叔大婶哥哥弟弟姐姐妹妹!”沈采采努力的酝酿着自己的情感,低下头使劲的流泪,可把眼睛揉红了都没有一滴眼泪出来,难不成是刚才在雨中把泪给流完了?

“小女子来自一个叫做现代的遥远的地方,那里有着小女子最是珍爱的电脑叔叔,小女子与它相依为命,形影不离,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如今却是与它再也见不着了,相思缠身,几欲痛不欲生。一不小心来到了这个地方,突然捡到了一个爹。爹爹对我非常的好,只要他有米吃,就一定会给小女子粥喝。只是昨天夜里,小女子的爹爹突然发病去世了。小女子虽不是他亲生,但也知道一饭之恩也是要偿还的。可无奈小女子身无分文,就只得卖身葬父了,还望各位有钱的出钱,没钱的捧个人场。小女子定当感激不尽,他日必当衔环结草,永生不忘。”

沈采采话刚说完,便赢得了众人一片叫好。虽然他们不懂的什么叫做电脑爹爹,什么叫做现代。但美女面前,岂能落后。于是沈采采的身价从最初的十两银子一路飙升到了一千零一两,听的沈采采心花怒放,心中窃笑,没想到自己的这幅皮囊竟然能够卖到这么好的一个价钱。

当那个肥头大耳,满身肥膘的老爷爷把价钱出到一千零一两的时候,四周一片很是淡定的安然。于是那个老爷爷露出他的老黄牙笑着拉过沈采采的手说道:“美人跟我走吧。”

沈采采顺势从地上站了起来,刚想叫老爷爷按照江湖规矩一手交钱一手拿人。说时迟那时快,慕连城高声说道:“等等!”

沈采采惊讶的转头看向她的帅哥,没想到自己也有被帅哥救美的一天,果然是人的长得好看了,那么久无疑是握住了幸运之神的手了。沈采采暗自责怪自己怎么一想到钱就把她的大帅哥给忘记了,不过好在大帅哥没有忘记她,想来他应该是像小言里面写的那样,是一个高富帅,然后很是帅气的丢出了一张一万两的银票说道:“不用找了。人,我带走。”

心中意淫无数,暗自得意间,沈采采万万没想到这位帅哥会说出这样一句神提问般的话:“你连这位姑娘姓甚名谁,家在何处都不知道,怎么久确信她是在卖身葬父了?”说罢,慕连城云淡风轻的合上折扇,银色面具在阳光下泛着光亮。

精彩好书,马上开车!

  •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以后再也不怕找不到书了!

    长按二维码3秒钟,即可关注!

    识别二维码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