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破坏生意

那老头听后,沉默一会儿,随即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的说道:“是啊,你怎么证明那个破竹席里的人就是你的爹?”

沈采采现在终于领会到了什么叫做欲哭无泪,迎着风瞪大眼睛,硬是没有挤出一滴泪来,只得薄嘴一撇,委屈的说道:“我爹都已经死了,你们还这样质疑我。那我还不如死了算了。”说罢,奔向一堵摇摇欲坠的破墙慢速度的跑了上去,可跑了半天却没有一个人上前来拉住她。沈采采转过头去,只见众人都以极其淡定的好奇的兴奋的表情看着她,竟无一人上前挽留。

咬咬牙,沈采采做柔弱状弱柳迎风般的走了回去。“我要是现在死了,那可就是真的没有人给我爹收尸了。那可还怎么还我爹的一饭之恩啊。”

慕连城嘴角擒起一抹微笑,抬眼说道:“那我马上还你一个活蹦乱跳的爹可好。”

“阿在。”慕连城负手站在一边,一个侍从模样的男子应声答道。沈采采顺着声音看过去,果然美男用的侍从就是不一样啊,英俊挺拔又帅气。沈采采回过神后,只见那叫阿在的男子掌心运气,轻轻一挥手,覆盖着阿豆的破竹席已经飞远了。

“你干什么!”沈采采话还说完,阿在已经是又挥了一次手。

而这次飞的不是地上的尘埃,不是落在另一旁的破竹席,而是阿豆的衣裤。

阿豆用他纯正的男厚音大叫一声,动作利索的从地上爬起来赶紧拾起稻草掩住身体。

沈采采大叫一声急忙转过头去,虽然她来自开放的现代,但的的确确是还没有看见过男子的赤裸裸的身体啊。而一旁围观的人早已是做鸟兽状,跑的只闻其声,不见其人,诈尸还魂的话语在怎个街道久久回荡。

“你到底什么意思!”沈采采用芊芊玉手指着慕连城,另一手叉腰,细眉高挑,怒斥道。

慕连城轻笑,翠玉骨九折扇在手中随意转动。“没什么意思,就是闲的无聊,玩玩而已。”

“有……有你这样……玩人的吗?”阿豆终于穿好衣服,走到沈采采身边,结结巴巴的声音平添了几许憨厚。

“是啊,有你这样玩人,剥人衣服的?”沈采采一边说着一边将阿豆护在身后,“平白破坏了我的生意,你是欠揍啊。”活动着许久未动的筋骨,以前的跆拳道可不是白学的。帅哥也不带他这样的!

“在下也不是要破坏姑娘你的生意,只是想还姑娘一个活蹦乱跳的爹而已。你看你爹现在不正站在你身边,你应该是感谢我才对。”

感谢你大爷!沈采采心中的草泥马奔腾而过。

“少在这里油嘴滑舌,姑奶奶我不吃你这一套。我告诉你要么赔钱道歉,要么赔钱道歉!”

慕连城:“……”

“阿采。”阿豆碰了碰沈采采的肘子,说道:“我们还……还是回去吧。”阿豆红着清秀脸低下头去,这事说到底还是他们骗人在先。而且这两个人武功不弱,若是动起手来也是他和沈采采吃亏。

“钱都还没挣到回哪里去?”想起那个被大火烧光的家,奶奶枯黄的脸色,沈采采心中就是一阵愧疚。

“喂,我问你到底想清楚没有!”沈采采转眼看着一脸悠闲把弄扇子的慕连城,恨不得把地上的黑炭涂在他妖孽般的脸上。

慕连城潇洒的合上翠玉骨九折扇,嘴角微微翘起,仿若天人。“不是我想清楚没有,而是你想清楚没有。长得好手好腿的,就别去玩这样骗人的把戏。”慕连城意味深长的打量着沈采采纤薄的身子,在沈采采发飙之前,继续悠闲的说道:“难道你就没有想过真的把自己卖给那个老头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折扇一合,慕连城帅气的转身离开。

待慕连城白衣飘飘的走远后,沈采采才回过神来,冲着他的背影大声吼道:“喂,我发生什么事关你什么事啊!你给我回来,你还没有赔我钱的!”沈采采对着空气喊了半天,也没有再看见慕连城的身影。

“阿采,算……算了吧,该回去了。”阿豆拍着沈采采的肩膀,清秀的脸上上露出温和无伤的笑容,说出的话语却是给他平添了继续憨厚。

“今天就算他走运。”沈采采轻哼一声,表示她一点都不在乎。不在乎这么一个极品大帅哥就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溜走,不在乎今天一毛钱都没有弄到。两者相比,她现在还是更喜欢后者,一见到它就会两眼发光,而不是一见到帅哥就两眼无神做花痴状。

沿着破旧肮脏,布满蜘蛛网的街道一步一步走回家,沈采采淡定的表示自己的心情愈发的低落。街道两边都是饥饿的百姓,无助的眼神,不绝于耳的呻吟。

听阿豆说这些人原本并不是这样无家可归的,只是由于越城的大将军近年来大肆加大税收,很多百姓都交不起,于是只得抵押祖上传下来的房子,被迫落魄街头。

“你……你能别叹气了,你都叹……叹了七十九次了。”阿豆跟在沈采采的身后,觉得总有那么一点皇上不急太监急的感觉,她显然是比着他更加着急。想一想又觉得不对,比如说他不是皇帝,而阿采也决计不是太监,总之怎么都不对。

“唉。”沈采采更加大声的叹了口气,“我说你们越城的这个将军真的是一点都不知道可持续发展这样简单易懂绝妙有效率的政策,你说他是不是脑袋被门卡了,或者是被打成了豆腐渣,怎么就把平民百姓逼到这份路上了。”贫民百姓没钱,而富人依旧是富人,这也害的她挣钱好生辛苦。

阿豆偷偷瞄了沈采采的侧脸一眼,尽管红着脸绞尽脑汁,也是没有明白阿采口中的可持续发展是什么意思。

走过那段破旧的街道,便又到了看似繁华的城市。

各种各样的香味扑鼻而至,沈采采揉揉咕咕直叫的肚子,囊中羞涩,也只能看着,曾几何时,身为一只吃货的她也必须要过上这种忍的生活了。

精彩好书,马上开车!

  •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以后再也不怕找不到书了!

    长按二维码3秒钟,即可关注!

    识别二维码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