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再遇慕九

“为什么被打?”沈采采偏着脑袋看着阿豆,想来这个瘦高的金才也是被老婆拧着耳朵打的角色。

“好像是逛……妓院被捉住了。听说被打得……很惨。”阿豆一说完自己也哈哈笑了起来。

妓院?沈采采拿碗的手一顿,仿佛是想到了什么。

“阿豆,我想到了,想到了。”

“什么?”阿豆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手舞足蹈的沈采采,还有什么事比着金大夫被打了更让人高兴地。

“我想到去哪里弄到钱治奶奶的病了。”沈采采哈腰对着阿豆的耳朵说道,阿豆的脸色却是越变越难看。

第二天沈采采睡到日上三竿才慢悠悠的从破烂的床上艰难的爬起来,然后再慢悠悠的走出医馆来到市集。

现在市集上买东西的人已经越来越少,商贩们为了让手中的货物能够在这个时刻销售出去,正在拼命的大减价。

于是沈采采用了两个铜板,巧嘴花舌的买了一大盒胭脂水粉。正在高兴之时,转身便看又见了昨天那个面具帅哥正骑马经过。

帅哥虽然是帅哥,可是新仇旧账还是要算的。

把胭脂水粉往怀中一塞,沈采采动作麻利的跑到了慕连城的马前。

“喂,带面具的,今儿个我要和你好好地算账。”沈采采美眉横竖,双手叉腰,大有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的气势。

慕连城眼角带笑居高临下的看着沈采采,从没见过长得如此美丽,却又执着顽固的女孩儿。

“主上,我们还要在天黑之前赶往越城边境。”跟在慕连城身后的阿在似乎看透了慕连城的心思,低声提醒。

慕连城并未作答,看了一眼沈采采后,骑马便走,仿若没有听到沈采采刚才说的话。

“喂,你不能走。”沈采采见慕连城不理她,急忙跑上前去,岂料人的奔跑速度始终是赶不上马大哥的。见旁边有位大婶在卖鸡蛋,沈采采随手拿上一个便朝着那马扔了过去。一个不中再来一个,于是那马大哥在被沈采采连番的攻击下终于发了脾气,前蹄一扬一个又一个的小摊便被掀翻了,行人商贩见状唯恐避之不及。

慕连城见控制不了马,担心它再生事端,于是手中的翠玉骨九折扇一转,一柄银针便深深的扎进了它的脑袋,那马立即便不动了。

慕连城下马,看着满地的惨状,百姓劳作的果实纷纷被践踏,更有甚者已经为被糟蹋了的物品哭泣。“阿在。”慕连城克制着自己的努力平静的喊道。

“是。”阿在心领神会的应道,从马背上轻松地落地,向受灾的百姓发放银两。

“你终于肯下马了。”沈采采浑然不觉自己做错了什么,见面具帅哥被自己激怒了甚是高兴。

“我早就告诉过你,欠我的是要还的。你今天可跑不了了。”沈采采笑着欲要反手擒住慕连城,却被慕连城转身反锁住双手。

“放开我,你放开我呀。”沈采采使劲的挣扎着,没想到自己竟然被他抓住了,早知道就不这么轻易的动手了。

“你好好看看被你弄坏的东西,这是多少人的心血,多少人的希望!”

沈采采这才瞬间才醒悟,由于自己的任性,有很多的小摊都被遭到不同程度的损伤,而这些小摊都是那些穷苦的百姓的。“我又不是故意的。”沈采采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开始她并没有想到这么多。

慕连城二话不说一把抓过沈采采骑上阿在的马一路狂奔。

剧烈的风刮得沈采采生疼,可无论怎么喊,慕连城也没有减慢速度,沈采采索性闭上嘴巴,以退为进。

慕连城一路不知狂奔了多久,才终于减慢了速度,可沈采采是早已经累的睡了过去。慕连城看着沈采采的侧脸,眉头越皱越深。慕连城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每次见到她都有一种好熟悉的感觉,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她究竟是什么来历?

马兄似乎很累了,站在原地怎么也不肯再走。慕连城只得把沈采采抱下来。

刚下马,沈采采便立刻睁开眼睛,一跳离慕连城几步远。

“喂,你把我带到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干嘛?”沈采采警惕的看着慕连城,她不过是累极睡了一觉而已,却突然发现自己从繁华的城市被带到了这么一个荒无人烟,鸟不拉屎的地方,视觉冲击也忒大了一点。

“我是有名字的。”慕连城觉得老是被叫做“喂”,的确是有损自己的形象。

“不就是小面嘛。”沈采采脱口而出,忽然想起重庆小面,那味道是极好的。

慕连城:“……”

“你看看你带着一个面具,又不吭声的把我带到这样一个地方,你是不是一个怪人啊。”沈采采越说越心惊,帅哥固然珍奇,但自己的命更珍贵啊。

慕连城觉得自己和她继续交流下去,的确会影响自己的智商,于是动作利落的翻身上马,打马便走。

“小面,你去哪儿,你不能把我一个弱女子丢在这个地方啊。”沈采采急忙跟上去。

她是弱女子?慕连城不禁轻轻扬起嘴角,你见过可以双手叉腰,抡圆了鸡蛋扔马的弱女子吗?

“你不是说我是一个怪人吗,我现在就放你一个人走。”慕连城淡淡回到,银色面具泛着冷光。没想到他英俊潇洒却被这女子取了这么一个庸俗的名字。

看着小面不辨喜怒的脸,沈采采觉得大丈夫能屈能伸与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两句话说得非常的好。赶紧笑道:“小面,啊不,帅哥,我觉得能够和你共乘一骑实属是我的荣幸。”

这句话听起来还勉强能行,慕连城继续淡定的说道:“带你走也行,那你叫什么名字?”

你叫什么名字?

轻轻地话语听起来像是一团轻柔的棉花,落在心头,捂暖了一片。一直以来名字都是沈采采的硬伤,因为每次提起名字无疑会想起隔壁邻居大婶绘声绘色的回忆,她不过是一个被捡到的弃儿而已。

精彩好书,马上开车!

  •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以后再也不怕找不到书了!

    长按二维码3秒钟,即可关注!

    识别二维码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