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孤男寡女

“沈采采,我叫沈采采。”半晌沈采采才抬头看向小面说道。

看着沈采采失落隐忍的眸子,慕连城不禁好奇。一个什么样的女子,才能在强悍与柔弱中切换自如。

“坐稳了。”慕连城一把拉上沈采采,执起马缰又开始一路狂奔,若不快点,只怕是在太阳落下之前到不了边地。

坐在马上并不是一件很浪漫的事,特别是在一匹狂奔的马上。那种剧烈的颠簸颠地人的骨头都快散架了。沈采采不由自主的抱上慕连城的腰维持平衡。

一路狂奔终于是在日落之前来到了边境。所谓边地,不过是贫苦农民聚居的地方而已。住在这里的百姓终年劳作,在泥土中出身,又在泥土中死去,子子孙孙周而复始。

见马停了,沈采采不等慕连城转身相扶,紧跟着跳了下去,却不小心崴了脚。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慕连城扶着沈采采,有些为难的她的的小脚。

听似责备,却带着关心。沈采采不禁对小面的好感又多了几分,那种好感是一种感动。她常年不与养父养母相见,就算是这样的责备是不曾有过的。

“小面,我脚不行了,你快点想想办法。”感动过后的沈采采,似乎忘记了自己是向小面讨债的,怎么自己竟然求起了自己的敌人。

慕连城手脚顿住,不动声色的站在原地。沈采采看着他这模样,想来是他不喜欢自己给他取的外号,正欲要改口,慕连城却说到:“你真想好要我碰你的脚?”

沈采采:“……”

“你不是陈国人吧。”

“你怎么知道?”

慕连城轻笑,并不回答,“站好了。”慕连城略带迟疑脱去沈采采的鞋子,双手一使劲,只听见骨头卡擦一声。

“好了。”慕连城轻声说道,见沈采采紧紧咬着嘴唇,脸色苍白,不肯哼一声,心中竟然划过一丝心疼。

“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错过小面探究的眼神,沈采采打望四周说道。只见很多光着膀子的农民在田间农作,汗水顺着他们黝黑的脸颊流下,不远处是些破落的茅屋,女主人坐在院子里织布,脏着身子的小孩坐在地上嗷嗷待哺。

“这些是越城边境的百姓,他们终日劳作,可还是无法果腹。”慕连城道,可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把她带到这里来了。也许只是想让她知道粮食作物来之不易,不可随便糟蹋的道理吧。

“为什么?”想起那些因为自己弄坏的物品,沈采采不禁红了脸,微微转过头去。

“三年前越城赋税加重,百姓大部分的收成都被收走。特别是这些边地的百姓,土壤贫瘠,收成本来就少,越发活不下去。”慕连城目带悲悯的看着受苦受难的百姓,紧紧握着手中折扇。

“又是因为那个破将军的破政策。这陈国的帝君也不管管。”

“有些事,不是帝君想管就能管的。”慕连城轻叹口气。

“瞧瞧你这语气,就像你是这陈国帝君似得。”沈采采轻声打趣。

看着沈采采笑的一脸灿烂,慕连城只得是摇摇头,牵着马大步走开。沈采采紧跟而上,深深觉得还是不要和小面走散了。

慕连城牵着马走遍整个边地,心中默默记下边地地形。身后跟着已经快累的虚脱的沈采采。

“我说,我们就不能骑马走吗?”沈采采双腿如铅般挪动,对于慕连城有马不骑的行为很是愤怒。

“我的马说它累了,载不动我俩。”慕连城拍拍马头,继续说道:“天色已晚,我们今天已经回不去了,不如就在这里休息。”

经小面这么一提醒,沈采采才发现太阳公公已经落坡了。沈采采索性席地而坐,颐指气使的说道:“我饿了,你去找点吃的。”

慕连城环顾四周说道:“这里的农作物青黄不接,除了刚才经过的那片湖里有几条鱼外,没什么吃的。”

沈采采记得那条湖离他们现在这个地方少说也有半个小时的路程,“太远了,我们不如把马大哥吃吧。”马大哥似乎感觉到什么不对劲,扫着脑袋,后退一步,将宽长的马脸转向别处。

慕连城心中哭笑不得,脸上依旧是不动声色道:“那你确定你明天是要走着回去。”

似乎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沈采采艰难的说道:“那我们还是吃鱼吧。”

慕连城:“……”

夜阑物静,风过树摇,远处偶尔出来几声苍凉的叫声。

沈采采看着一颗梧桐树坐下,揉着空瘪的肚子。这个小面可真是一个虐待狂,不仅虐待她,连自己也不放过。一路走来,除了喝过几口水,两人什么东西都不曾吃下。慕连城紧紧抿着嘴,银色面具泛着冷光,若有所思的拨弄着柴火。看着慕连城的英俊的侧脸,沈采采不禁出神,不知道他掩藏在面具之下的是怎样的容颜。虽然昨天揭穿了她的骗局,自己嚷着要他道歉赔钱,可现在想来脸上不禁泛起红晕。

“小面,你的小跟班什么时候来啊。”焰火映着沈采采的脸,树枝投下影子,几条明的暗的条纹交互错横。

慕连城停下翻动柴火的手,脸上微微露出一丝笑容。“估计是不来了。”

“小面,你是男人么?”沈采采托着下巴挑衅的问道,眉眼掩笑,带着算计。

面对这样具有挑衅的问题,慕连城侧脸看着沈采采水光流转的眸子,心中自然是明白了几分。“你看上去好像不是女的。”淡定的声音不起一丝波澜,继续从容的拨弄火焰,这火要烧的够大才行。

“我当然是女的!”沈采采鼓着腮帮,起身挺胸,她这幅躯体容貌身姿绝世倾城,恐怕世间找不出女子可以相媲美。这小面这样问,分明就是眼睛长在了脑袋后面!

“你确定你是女的?”慕连城继续不缓不急问道。

“确定!”沈采采急忙点头,她现在虽然是穿的邋遢了一点,但毫无疑问是个女的。比如说,她的丰胸翘臀还是显而易见的。

精彩好书,马上开车!

  •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以后再也不怕找不到书了!

    长按二维码3秒钟,即可关注!

    识别二维码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