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回到越城

慕连城轻哂,长得的确是倾国倾城,只是这脑子还需要在补补,不然太容易被人骗了,只不过突然觉得好像是要他骗才行。

沈采采这才恍然大悟自己上了小面的当,一脚踢飞一块柴火扑向小面,“让你笑,让你笑。”

慕连城轻松起身转身,一脚将那块柴火又踢向不远处的灌木丛。只听见呜咽一声,柴火落地。

“去看看是什么。”慕连城才说完,沈采采已经撒腿跑了过去。

“哇,是只山鸡,山鸡。”沈采采整个扑上去捉住山鸡,兴冲冲的跑了回去。

“你会烤烧鸡吗?”慕连城拾起地上散落的树枝,淡定问道。

沈采采沉默半晌,双眼含情弱弱说道:“我会吃。”

慕连城:“……”

水足肉饱,沈采采坐在梧桐树旁昏昏欲睡,没想到小面同学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做的烤鸡味道还不错,更让人发指的是他竟然随身带着胡椒香料,也不知道曾经有多少只野鸡惨遭他的毒手。胡椒香料在这个地方是很罕见的调料,这是沈采采在看到阿豆奶奶做饭的时候才知道的。

天上闪着几点寒星,沈采采默默数着。一旁的小面依旧认真的拨弄着柴火,一脸冷俊,沉默的样子让人觉得害怕。

沈采采突然才明白她和小面现在怎么着也算得上是孤男寡女。孤男寡女共处一地……沈采采突然警惕的看着小面,虽然吧小面同学看起来挺无害的样子,除了会小小的欺负她一下倒也没什么,但防人之心还是不可无啊。

感觉到沈采采的异样,慕连城抬头看着星空,复有看向她倔强的小脸,温声说道:“你打算这样看我到什么时候?我对你可没兴趣。”

沈采采翻着白眼,忍不住困意睡去。

慕连城忍不住嘴角笑意,轻叩手中翠玉骨九折扇。他是有多久没有感受到这样鲜活的生命了?

一路走走吵吵,停停闹闹,终于是沈采采骑马轻哼得意,慕连城牵马玩扇耍帅的回到越城。

古朴的街道依旧繁华,川流不息的人群中穿插着乞讨的人。

“就到这里吧。”沈采采正欲跳下来,却被慕连城主动拉住手。

“还想就这样跳下来?”

慕连城的手很大很温暖,和沈采采想象中的那样温度很像很像。微微迟疑,沈采采红着脸握紧他的手跳下来。

“小面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的。”沈采采突然想了起来,嘟着嘴问道掩饰自己刚才的心慌。

慕连城迟疑一会儿,合上手中折扇,行礼说道:“在下元城慕九。”

沈采采忍不住笑出声,她还是第一次见他如此正式。于是也双手抱拳说道:“在下现代沈采采。”

“现代?”慕连城轻轻重复,云苍大陆并无这个地名。忽又想起了什么,了然笑道:“你的家乡很别致。”

“呵呵呵呵。”她的家乡不仅别致而且还先进啊,想起很久不见的电脑叔叔,沈采采就是一阵心疼,说多了都是泪啊。

分别后,沈采采淹没进了人海才突然想明白为什么慕连城会说她的家乡别致。他又没去过她的家乡,又怎么会知道。这分明就是在说她别致!而她有什么别致的?

有些失落的走过医馆,才刚刚出现在医馆那条街转角处的小巷里的头上,就被行如风的阿豆一把揽进怀中。“你去哪里了,我好担心你。”

“阿采,你终于回来了,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

沈采采停顿好一会儿才轻轻拍着阿豆的肩膀,示意自己没事。这两句话,阿豆没有一丝一毫的结巴。

阿豆激动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沈采采笑着拉过阿豆问起奶奶的情况。

“我怕影响……奶奶的病,就……没说。”沈采采欣慰的点点头,表示对于阿豆这样的做法很是赞同,老年人的确经不起惊吓。

一回到医馆,阿豆就被笑的一脸诡异的沈采采拖进了房间。而后,房间里传出来的是阿豆不断的惨叫。

“大功告成。”沈采采拍拍手,看着铜镜中的阿豆笑的一脸花枝乱颤。

“为……为什么打扮成……这样。”阿豆看着自己现在的模样,话说得越来越结巴。

“不把你打扮成这样了,怎么进军醉乡坊。”沈采采拉起阿豆,只见他香腮云鬓,眉眼带羞,铜铃清脆,环佩叮咚,一身粉色罗裳,逶迤蹁跹。清秀的脸蛋配上女子的装扮倒也没什么违和感,虽然算不上是什么大美人。

“醉……醉香坊?”阿豆懵懂的似乎还是没有弄懂什么情况。

“对啊,把你卖进醉香坊换银子去。”

天色渐暗,夜市登场,各色各样的香车宝马停在醉香坊旁。

只见一粉一白两个女子鬼鬼祟祟的站在醉乡坊旁,脸上带着面纱,踟踟蹰蹰,也不知道要干什么。

“醉乡,醉乡,醉在温柔乡。”沈采采看着烫金的几个字不禁赞赏,这名字取得倒是挺有水准。

“阿采,我们能……能行吗?”阿豆担忧的说道,闻着从醉乡坊飘出来的香风,不禁华丽丽的打了个打喷嚏。

“只要你不说话,不摘下面纱,就一定能成。记住哦,不许被任何人,包括你自己取下你的面纱。拿到钱后,我先回去照顾奶奶,再来救你。走。”沈采采一副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壮士情怀,拉着依旧扭扭捏捏的阿豆走进醉乡坊。

却是被守门的门卫拦在门外。

“女子不得入内。”守门大哥义正言辞。

沈采采未被守门大哥的威严镇住,脱口道:“我们是来卖身的。”说完后,越想越是觉得这句话太过诡异。一抬头,早已被一干众人围住,各种各样的探究的眼光在沈采采身上不停的扫射。

老鸨终于是摇摆着肥臀大胸,手拿大红羽扇,头戴点翠,一身华裳,土豪般的浓重上场。如轻罗小扇扑流萤般熟练的驱散众人,拉着沈采采和阿豆走进暖阁。

“听说你们要把自个儿给卖了。我花娘做了大半辈子的青楼生意,倒还是头一次见有姑娘要买自己的。”花娘呷一口玫瑰花茶,慵懒的坐在楠木椅子上,眉眼皆是风情。

精彩好书,马上开车!

  •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以后再也不怕找不到书了!

    长按二维码3秒钟,即可关注!

    识别二维码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