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卖身醉乡

沈采采轻笑,说道:“不是我要卖自己。我家小姐出身高贵,不过最近成了破落户,走投无路,只得把自己卖了换口饭吃。”沈采采用肘子碰了碰阿豆,阿豆急忙按照沈采采交他的那样,行礼点头。做起来倒是中规中矩,让人看不出半点嫌疑。

“哟,我这醉乡坊可是美人云集。”花娘见两人皆带着面纱不由觉得奇怪。

“这是自然。花娘,你且看看我长得如何。”说罢,沈采采摘下面纱,对着花娘嫣然一笑,顿时万物生辉。

花娘自诩自己什么样的美人没有见过,不过这次倒是真的开了眼界,这世上竟然有如此佳人。

“怎样?”

“好,好。”花娘连声惊叹。

沈采采满意一笑,“我作为小姐伺候的丫鬟尚且如此,那就更别说我家小姐了。”

“摘下来看看。”

“这可不行,我家小姐说过,她的容貌只有她的有缘人才能看。”

“也行,三日后醉乡坊有一场花魁选拔大赛。到时候就看你家小姐的了。”花娘笑的摇曳,心中却在盘算着自己又可以赚上多少钱。“多少钱,开价吧。”

沈采采终于等到这句话,于是高兴的举起一根手指头。最后以一千两银子青楼史上最贵身价将阿豆卖出去。笑的合不拢嘴之时,却被花娘以保护之名关进香闺之中,守卫之森严,恐怕连小强大哥都进不来。

醉乡坊的房间与别处的就是不一样,不一样在与每间房子都是浓郁的香味,而这种香味最易让人动情。

“阿采,我们怎么……逃出去。”确定无人偷听后,阿豆清清嗓子说道,脸上一阵潮红。

“她不是说三天后有劳什子花魁大赛吗,到时候人肯定很多,我们就那个时候趁乱逃出去。”沈采采啃着苹果,只觉得香甜可口,“我待会儿想办法出去,回医馆看奶奶,让金才给奶奶医治,然后再回来救你。”

阿豆听的热泪盈眶,本想让沈采采逃出去后就不要再回来,说出口后却成了:“那你快去快回。”

沈采采:“……”

单独逃出醉乡坊对于沈采采来说并不难,不过是对守门大哥抛了几个媚眼,说自家小姐大姨妈提早到来,也就被放了出去。

此时,醉乡坊里醉生梦死,笙歌不息,街上却是连个鬼影子都看不到。

风呼呼的刮过,沈采采笼紧衣袖,在越走越快,心砰砰直跳,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果不其然,走过转角,便遇上手持折扇的慕连城。他的身后跟着手拿红灯笼一脸冷酷的随从。

面对突然出现的两个人,沈采采吓得退后一步,本想责骂,但想起某人的口才非自己可比,于是只得说道“好巧,嘿……嘿嘿。”以掩饰自己内心的慌乱。

“怎么这么晚还在外面晃悠?也不点个灯笼。”慕连城拿过阿在手中的红灯笼放在沈采采手中。

“那你怎么这么晚也在外面?”沈采采反问道,突然想起还在病中的奶奶身边没有一个人,赶紧又道:“我得回去了,下次见。”虽然心中很舍不得就这样离开慕九,但奶奶现在需要自己。沈采采提着灯笼,拔腿就跑。慕连城脚尖一点,堵住沈采采的去路。阿在轻叹口气,随即沿着相反的方向离开。

“怎么突然一下又这么急?”

“我得赶紧回家。”

“我送你。”不容拒绝的语气让沈采采只得同意他送她回家。其实,心中却是欢呼不已,她正好可以和他多相处一会儿。

一路无话静默,却也不觉得尴尬。也许,和自己心中想的那个人在一起,无论怎样也不会觉得尴尬。

回到医馆时,奶奶正好醒来。看到沈采采走进来,也不问阿豆去了哪里,年轻人心里想这些什么,她大抵还能猜到一些,年轻的时候谁又没有干过几件荒唐的事供现在回味。想着最开始的曾经,奶奶脸上不由浮现出少女才有的笑容,而却在看到慕连城后脸色突变。尽管他带着银色面具,而她还是一眼认出了他手中的翠玉骨九折扇,怎么可能认不出!

“奶奶,你醒了。”沈采采激动的在床边坐下,给奶奶盖好被子。“我马上去把金才叫过来给你瞧瞧。”一起身,看到跟着进来的慕九,随即说道:“奶奶,他是我的……我的朋友。”

“你先好好照顾我奶奶。不然有你的好果子吃。”沈采采低声说道,快步走了出去,看着天色,也差不多要起床了,得赶紧去把金才给捣鼓起来给奶奶看病。

慕连城看着躺在床上年迈沧桑的奶奶一脸肃然,手中翠玉骨九折扇轻轻合上,轻轻拍打掌心。

“你终于还是找来了。不过,你休想我会告诉东西在哪里。”沧桑的声音里带着无限愤恨,奶奶轻蔑一笑,随即闭上眼睛假寐。胸膛高高起伏,想起往昔的一幕幕,指尖都颤抖着愤怒。

“舒夫人,事情已经过去四十余载,你又何必耿耿于怀。”慕九淡然道。

“你快点给我进来,进来。”沈采采还未进屋,倒是声音先传了进来。奶奶和慕连城都默契的闭上嘴巴,相对无言。

“你要是治不好奶奶的病,我折断你的手。”说罢,沈采采拉着金才的手走了进来。

只见金才睡眼惺忪,衣衫不整,脸上还有些淤青。

奶奶看了一眼,微微皱着眉头:“阿采,你好歹也应该等金大夫穿好衣服才是。”

“哦。”沈采采这才想起这里虽是另一个时空,可毕竟还是古代,男女之别还是有的。抬头看向慕九,只见他嘴角带笑,或许对于自己这样的行为早就不以为然。

金才一边满意的点头,一边走进瞧了瞧奶奶的脸色,心中暗叫不好。拿出金算盘又开始利落的算账。

沈采采见状,随手拿出一张一百的银票塞进金才怀中,道:“不用找了,赶紧给奶奶看病。”

金才大喜,对着灯光一看,脸色却渐渐变得难看。“你唬我是不,这银票还没生效,我怎么知道三天后取不取得了钱。”

精彩好书,马上开车!

  •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以后再也不怕找不到书了!

    长按二维码3秒钟,即可关注!

    识别二维码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