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舒家后人

“你什么意思?”沈采采大惑,什么生效没生效,难不成花娘给了她假银票。

“但凡陈国银票都设有期限,在规定的期限内使用才有效,而其他时间等同于一张白纸。”慕连城轻轻打开折扇,看来她这样子也是不知道的。

沈采采自然是大吃了一惊,没想到这陈国银票如此变态,连银票当铺都设置上保质日期,更没想到自己自诩聪明还是被花娘给算计了,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金才轻哼,拿出金算盘又开始拨弄。“你现在一共欠我十九两三钱,什么时候还。”话语刚落,慕连城已从怀中拿出一锭黄金放在金才的金算盘上。“把这位奶奶的病治好了,我给你做一个真正的金算盘,要是治不好……”慕连城望了望这医馆面带微笑轻描淡写的说道,“那你这医馆就该换主人了。”

“一定一定。”金才向来是见钱欢,只要有钱什么都好说。于是立即跑到奶奶床前开始望闻问切。

“谢谢你。”沈采采轻声说道,心中却在感叹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完美的高富帅,完全忘记初见时他毫不犹豫的拆穿她的把戏,和他掩藏在面具下的容颜。

“有什么好谢的。你不是一直嚷着要我赔钱,就当做是我赔给你的。”

“那道歉呢?”沈采采眨巴着灵动的大眼睛看着慕连城。

“过分了。”慕连城一把合上翠玉骨九折扇,拍在沈采采的脑袋上。

两人正在闹腾时,一身清逸的阿在找了来。沈采采认真的打量着阿在,只觉得他还是那么冷酷,冷酷,除了冷酷还是冷酷。

阿在在慕连城耳边请与附声,慕连城随即点头。看到这番情景,沈采采知道慕连城是又要走的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在遇上他了。不是每次都会有那么好的运气能够遇上自己想遇上的那个人,兴许这一次的道别,就是永生的不再碰面。人生的面,总是见一面少一面。

果不然慕连城向沈采采道别后,朝着病床的奶奶看了一眼,便带着阿在的离开。沈采采看着慕连城渐行渐远的背影,心中不是滋味。从小她最不想的便是看着父母越走越远的背影,因为那说明着又只剩下她一个人。

沈采采遇上了一个棘手的问题,奶奶每天既不喝药也不说话,只是枯坐在床上,似乎在想着什么,似乎又在等着什么。任凭沈采采怎么说都是无济于事。

想来奶奶应该是担心阿豆了,虽然她不问阿豆去了哪里,而她多多少少也应该猜到些什么。

好容易到了第三天晚上,沈采采安置好奶奶立马赶往醉乡坊。今晚是花魁选拔大赛,人自然是非常的多,她正好可以趁乱和阿豆逃出去。而且在逃出来之前,沈采采淡定的表示她要和花娘好好地算算账。

从后门翻进醉乡坊,一路迷迷糊糊,没想到醉乡坊还挺大的。最后用了几个媚眼在几位守卫大叔的指点下,找到阿豆的房间。沈采采深深觉得人长得漂亮就是这么管用,要是用她从前的模样来抛个媚眼试试?

阿豆见沈采采终于回来了,心中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很是满足,其实他是希望她不要再来的。趁着人多杂乱,他一个人其实也是可以逃出来的。

“奶奶怎么样了?”几个字停停顿顿,阿豆问出心中最关心的事。

沈采采随意坐在凳子上,喝一口茶道:“还好,就是不肯吃药,你得赶紧回去劝劝奶奶才是。”

阿豆一听就激动了,拉着沈采采的手立马就要走。沈采采还没找花娘算账,哪里肯走。

“阿豆,阿豆,我还有件事没做,你在这里等等我。哦对了,待会儿花魁比赛,你被安排的第几个上场?”

“最后……一个。”阿豆撇撇嘴说道,不明白沈采采为什么不肯现在走。

最后一个?那也就说明她有充分的时间去找花娘算账。安慰好阿豆后,沈采采大步走出房间。

走了几步后,才想起自己并不知道花娘在哪里。于是又动用了几个媚眼微笑,才从守卫大叔那里得知花娘正挨个的去找竞选花魁的姑娘谈心。

“这个老妖婆,不知道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害人。”于是沈采采一路风风火火的赶向姑娘们居住的地方。一连去了好几个姑娘的房间虽然都不巧没有碰到花娘,但是却看见好几个姑娘的容貌,果真是燕瘦环肥,各有千秋。

走至这层楼的最后一个房间,沈采采用手戳破纸窗,只见一个身着蓝衣抹胸裙,头戴一支素钗的女子正在地上磨刀!

沈采采大骇,难道她为了不上台表演竟要自杀不成!一路走来哭哭啼啼的女子见过不少,可是这要自杀的女子倒还是头一个见。沈采采向来是行动快于思考。还没想完,已经一脚踹开门,紧紧抱住那女子。

“姑娘,你可不要想不开啊,生命诚可贵,你要是真的把自己给弄死了,就真死了。”

那女子大惊,想要挣开她,却怎么也挣不开。

“你放开我,放开我。”那女子挣扎的厉害,沈采采自然是更加不可能放开。

“放开你,你自杀了咋办。”

那女子一听,瞬间就冷静了下来,“你且放开我,我把刀给你就是。”说罢,那女子把那比手掌略大的弯刀放在沈采采手中。沈采采这才放了心。

“你叫什么名字,怎么这么想不开?”

“我叫清瑶。”清瑶略微迟疑,嘴角维扬,“我并没有想不开,只是磨刀而已。”

沈采采赞同的点点头,心中却是在想这么一个瘦弱秀气美丽的女子,磨刀除了是杀自己,还有可能是去杀别人么?她沈采采自然还是没有笨到这个地步。

“你怎么被卖到这个地方来了?”女子的八卦心理向来是有的,而沈采采自然也不例外。

清瑶眸子流转,然后叹了口气说道:“他们把将我爹娘囚禁,我不得不按他们说的那样做。”

精彩好书,马上开车!

  •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以后再也不怕找不到书了!

    长按二维码3秒钟,即可关注!

    识别二维码关注微信